弗洛伦丁·霍夫曼黄色橡皮鸭与艺术家

2016-2-18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FLORENTIJN HOFMAN 弗洛伦丁·霍夫曼当代观念艺术家,1977年出生于荷兰代尔夫宰尔市(Delfzijl),2001年在柏林魏森湖艺术学院(Berlin-Weissensee Art College)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之后开始发表作品。首个大型装置作品《弗拉尔丁恩巨兔》于2003年完成并引起不俗反...


FLORENTIJN HOFMAN 弗洛伦丁·霍夫曼

当代观念艺术家,1977年出生于荷兰代尔夫宰尔市(Delfzijl),2001年在柏林魏森湖艺术学院(Berlin-Weissensee Art College)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之后开始发表作品。

首个大型装置作品《弗拉尔丁恩巨兔》于2003年完成并引起不俗反响。霍夫曼常以动物和儿童玩具为灵感,将其放大到如同建筑物一般大小。由于同时作品通常带有鲜明的所在地地域及人文色彩,展出时往往受到各地民众的热烈欢迎。其代表作有《橡皮鸭》 (Rubber Duck)、《胖猴子》 (Fat Monkey)、《麝香鼠》(Musk Rat)等。


黄色橡皮鸭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每天吸引无数观者。

大黄鸭掀起热潮

“去看大黄鸭!”已经变成了最近去香港出差或旅行的人们口中的时髦说辞,这只憨态可掬的巨型橡胶鸭子在今年4月运抵香港后,在人们的翘首企盼下,最终在5月2日组装并充气成功,开始摇晃它滚圆的身体,悠闲自在地在维多利亚港湾与世人见面。一瞬间,繁华摩登、高楼林立的维多利亚港仿佛变幻成一只巨大的“浴盆”,挑动、呼唤着人们愉快的童年回忆,而它的创造者荷兰艺术家弗洛伦丁·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也被媒体和大众亲切地称为“鸭爸爸”。

当然,想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在维港中畅游并非易事,这只由200块巨大的PVC塑胶片组成,高16.5米,重达600公斤的鸭子,在“戏水”时需要一艘中型拖船的牵引,旁边还需伴随几艘小船,由船上的工作人员一路拉拽来控制它游走的方向。自2007年以来,这只大黄鸭已经游历了包括日本大阪、澳大利亚悉尼、巴西圣保罗、荷兰阿姆斯特丹等10个国家的12个城市,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当地各界的热情关注,而作为在大中华地区首次亮相,大黄鸭每天都能吸引30余万人到现场参观,让平日里就熙熙攘攘的维港显得更加拥挤热闹,就连一贯忙碌的大牌明星刘德华,也特意调整档期前去拜会这只“萌鸭仔”。当大黄鸭在维港碧绿的海水中尽情漂游的时候,永远有无数的相机镜头紧跟着它,甚至有人真的将它当做童年洗澡的玩伴,身披浴巾来与它合影。在微博上,各种调侃搞怪的段子更是层出不穷,“为大黄鸭配一句台词”,就成为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3年1月5日,黄色橡皮鸭来到了澳大利亚悉尼达令港。

这般热潮当然让“鸭爸爸”霍夫曼欣喜不已,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亚洲人对这只鸭子的反应很直接,他们看到它时会立刻大叫一声“WOW!”;而欧洲人往往会想很多作品背后的意义,这样反而削弱了他们看到作品时的惊喜。而就在几年前,在他创作这件作品之初曾经说过:“橡皮鸭没有国界之分,可以治疗心灵,传播快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那种简单直接的情感流露,似乎才是对作品完美的诠释。


香港并非黄色橡皮鸭游入亚洲的首站,早在2009年,它就已经在日本大阪展出。

一次意外引发的灵感

虽然这只橡皮“澡盆鸭”的形象更多地出现在西方人的童年回忆里,但说到霍夫曼创作这只巨型鸭子的灵感,却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早在1992年,一艘货轮从中国出发,计划穿越太平洋抵达美国华盛顿州的塔科马港,但途中不幸遇到海上风暴,一个装满2.9万只浴盆玩具的货柜坠入了大海并破裂,所有的浴盆玩具都被海浪卷走,其中大部分就是这种黄色的橡皮鸭。但令人惊喜的是,这些小东西在海上漂了15年后,竟在2007年在洋流的作用力下到达了美国和英国的海岸,全世界都为之鼓舞和喜悦。这个故事启发了霍夫曼的创作,浴盆玩具橡皮鸭这个形象完全契合霍夫曼取材生活的艺术理念,配上长达15年的漂流故事背后不可思议的乐趣和巧合,霍夫曼认为,这些小鸭子几乎可以把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比下去。


《缓慢的鼻涕虫》(Slow Slugs),2012年,法国安格斯,18×7.5×5米(每件)

如今,当一只巨大的黄色橡皮鸭巡回于世界各地的河道与港口时,它已经超越了种族、宗教、年龄和任何政治意味。霍夫曼说:“不论你身高160cm还是196cm,站在这只鸭子面前时显得没有任何区别,所有人看见它时都会露出笑容。”像这样,橡皮鸭就制造了一种平等并毫无偏见的散播快乐,这也许就是一个紧张而分化的世界所欠缺的。


《铸钢人》(Steelman),2011年,荷兰阿姆斯特丹,6×5×11米

事实上,动物玩具的形象也是霍夫曼最常用的创作语言,如今已是3个孩子父亲的霍夫曼在遇到创作灵感源泉的提问时总是说:“当我的第一个孩子降生时,我便拥有了一种全新的角度,我的很多作品灵感都来源于孩子的玩具,这些带给人类最初快乐的玩意儿,对我很重要。”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