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涂鸦艺术探微

2016-2-25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HUBSET在武汉新世界k11创作的涂鸦作品“如果把整个城市变成精神的博物馆,人们在街上走动就可以随时跟人进行深层交流。”中国涂鸦艺术是从西方挪移转化而来的。在西方,涂鸦在街头的兴起更多地带有一种对社会的不满和对政府的反抗。而在中国,意识形态化的艺术革...


HUBSET在武汉新世界k11创作的涂鸦作品

“如果把整个城市变成精神的博物馆,人们在街上走动就可以随时跟人进行深层交流。”

中国涂鸦艺术是从西方挪移转化而来的。在西方,涂鸦在街头的兴起更多地带有一种对社会的不满和对政府的反抗。而在中国,意识形态化的艺术革命时代俨然已经逝去,中国涂鸦艺术中所蕴藏着更多是一种属于年轻人的自由感和豪放不羁的野性。

在武汉,涂鸦艺术也在悄然兴起。武昌粮道街、棋盘街、美院文化圈等场所是涂鸦艺术家的聚集地,其中许多涂鸦墙均在小区的街巷之中,这不免折射出中国涂鸦艺术已经由昔日的另类艺术走向百姓门前。然而涂鸦艺术在这种兴起的背后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


HUBSET在长沙创作的涂鸦作品

一、艺术开销问题

涂鸦艺术大多是以小群落的艺术家团体的形式进行创作。涂鸦艺术作品的特殊性也在于它无法以单幅艺术作品的形式流通于艺术市场,因而它的收藏价值备受忽视,相关的艺术机构、收藏家对其的资金支持也微不足道。然而涂鸦艺术创作的资金耗费巨大,涂料、画笔、油刷的花费均由艺术家个人担负,对涂鸦艺术家而言实在是杯水车薪。

二、创作场地限制

涂鸦艺术只能在空白的墙面上进行创作,然而出于城市整体布局和环境的考虑,专门艺术家准备的涂鸦墙数量大为有限,艺术家不可能没有选择地乱涂乱画,所以由于创作场地的限制,一幅完成的涂鸦作品便不得不被粉刷覆盖。

三、主流艺术和大众不支持

在西方,涂鸦所传达的精神大多为反精英和反政府的。虽然涂鸦艺术舶来中国后,它的政治倾向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弱化,但这种街头书法艺术在中国刚刚出现时还是遭到了主流艺术的鄙视和社会大众的强烈不满。而涂鸦艺术的另类,也使得它在大众中间的流行与传播相对困难。

面对大众对涂鸦艺术的忽视与不理解,《艺术+》特别采访了武汉两大涂鸦艺术团体:武汉JEJ涂鸦团队和武汉HUBEST涂鸦团队,从他们对涂鸦艺术的理解与诠释中,我们或许能够从中真正领悟到涂鸦艺术的魅力。

采访人:《艺术+》(以下简称“艺”)

受访人:RAY(HUBEST涂鸦团队发起人,以下简称“R”),JER(JER涂鸦团队发起人,以下简称“J”)

艺:首先介绍下你们的创作风格或特色?

J:我们的涂鸦作品以大幅尺寸见长,注意在其他艺术形式里探索涂鸦的延伸性,如架上绘画、雕塑、平面设计、摄影等。

R:我们团队主要是字体变形,老流派、新流派都有。字体变形是涂鸦文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当然,也有做写实人物风格的。

艺:你们主要在武汉哪些地方搞涂鸦创作?创作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什么?

J:主要创作地点是粮道街与棋盘街周围,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成为武汉涂鸦艺术创作的一块热点了。最大难题是现在武汉出现的很多wirters,而且比较集中,这就造成墙面严重紧缺,相互覆盖,形成了battle的格局。

R:涂鸦创作的开销通常会很大,所以资金方面很紧张。现在大家都有各自的职业或想法,之所以坚持为的就是能继续在一起做涂鸦。

艺:你们会参与商业活动吗?如何看待艺术进入商业的问题?

R:会。商业是把双刃剑,我们要继续保持状态的做下去就必须得接一些商业单子,但是我们会始终尽量保持和平时创作一样原汁原味的状态和态度。

艺:在涂鸦创作过程中,你们是喜欢涂鸦过程中的那种快感和发泄感吗?或者是什么?

J:涂鸦的快感和发泄感是不言而喻的,它是一种在工作室里创作架上绘画所无法获得的感觉。

R:我认为涂鸦既不是蓄意破坏,也不是死板的艺术作品。它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它在街头发源,也在街头发展,就在大家身边,所以很有生命力。

艺:现在武汉对涂鸦的接受度和认可度怎么样?你觉得涂鸦艺术和城市、大众应该是怎么样的关系?

J:涂鸦本身属于一种公共艺术,具有非盈利性质。好看的、具象的涂鸦,普通人都看得懂,所以很多人会喜欢和支持。但是对于纯字体书写的涂鸦,很多人并不理解,往往会招来反对的声音。我觉得涂鸦艺术与一个城市的发展息息相关,城市里涂鸦越多,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这个城市的发展水平越高,大众的审美水平也会从一个客观的方面展现出来。

艺:与国外相比,国内涂鸦艺术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我们国内的涂鸦有没有自己的特色?

J:国内涂鸦艺术其实还在模仿和跟随国际涂鸦流行风格,但也不乏一些好的涂鸦者,他们能融入中国元素和自己的风格,比如DAL和深圳的yyy。

R:国内的涂鸦相对来说没有国外那么暴力,整体风格偏艺术性。现在国内的涂鸦原创性越来越强,风格也日益突出,技术已经比较成熟。

艺:目前团队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J:我们现在得面对很大的生存压力,工作刚起步,没有很多资金搞创作,只能是先把生活稳定下来,用业余时间来维持自己的艺术创作。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在某个美术馆再做一次更大规模的全国性涂鸦喷漆艺术展,为大家呈现出中国涂鸦艺术的一个整体面貌。

也许当我们真正融入到涂鸦艺术家的创作生活中,我们才能领略这门另类艺术的独到之处与魅力所在。尽管涂鸦艺术的存在昙花一现,但就在这短暂的瞬间传达了人类的精神和灵魂。(来源:艺术+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