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胡藉青藏画展:别样收藏别样情

2016-3-3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胡絜青 朱梅图 1959年作 133×33厘米“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这是唐代刘禹锡《赏牡丹》诗中的名句,我想以此来形容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老舍、胡絜青藏画展”所取得的成功。展览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文人雅兴”,第二部分“夫子千秋”,第三部分“...


胡絜青 朱梅图 1959年作 133×33厘米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这是唐代刘禹锡《赏牡丹》诗中的名句,我想以此来形容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老舍、胡絜青藏画展”所取得的成功。

展览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文人雅兴”,第二部分“夫子千秋”,第三部分“积萃藏珍”。整个展览共展出作品二百多件,“真”“精”“奇”“特”俱备,是羊年春节京城为广大观众免费提供的文化饕餮盛宴和精神大餐,不仅能直接观赏到中国书画大家的高超技艺,享受书画艺术的丰富美感,还让我们在无限愉悦中感受到老舍、胡絜青及其朋友们卓越的艺术智慧、高尚的情怀,以及为作品赋予的深刻寓意和缜密思想。展览期间,我曾前后三次前往,细细观赏,每次都有新的感触,体会颇深。这里的每一件作品都有动人的故事,每一张照片都有历史的印迹。有言志,有抒情、有赞誉、有批评、有爱情、有友情、有民族气节、有爱国情操……观览其中,思绪波澜起伏,时而如大河奔流,时而如惊雷闪电,时而如春风拂面,时而如朝霞满天,让观者深深被整个展览强大的冲击力、感染力所震撼!我们不妨选取几件作品体验一下。

梅花和菊花一样,都是胡絜青常画的题材,主要取梅花不畏严寒、傲雪凌霜、高洁冷艳、“不要人夸好颜色,留得清气满乾坤”之意。《朱梅图》由朱砂绘就,枝繁叶茂,既见遒劲,亦显艳美。满幅红色洋溢着热烈与蓬勃。加上老舍先生两次书法题跋“夫子风流爱赤梅,月明不待美人来。晴霞红日花如海,枝是珊瑚硃是苔”、“因忆蜀中朱砂梅立春前放蕊香艳无敌与素心腊梅予所最喜”,更使画作增彩。老舍系当代文学巨匠,胡絜青是丹青妙手。此幅书画同现,珠联璧合,充分表达出老舍、胡絜青共同的情趣、相爱相知的感情,以及对过去美好生活的记忆、对光明未来的憧憬。这是一幅展示给世人的爱情抒怀,晴霞、红日、珊瑚、美人,火一般的热情,梅一般的香艳,不能不让观者受到强烈感染。

《楷书陆游诗成扇》未属年款。在小小的扇面上,老舍书录了一首七绝:“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结构严谨,布局得当,铁画银钩,字字珠玑。此诗即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六十八岁时所作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时,金人南侵,宋朝已丢失大半江山,仅存南朝一隅。陆游因屡屡坚持抗敌而被罢官回乡。在偏僻的小山村里,风雨大作之际,还想着要为国家奔赴边疆,驰骋作战。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很明显,老舍在这里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胸中块垒,借古喻今,表达自己的忧国忧民、抗外寇、思战斗的爱国激情。从书法风格和所录内容看,似应作于抗战期间,明显是一幅言志之作。老舍的爱国热情和抗争精神正同陆游相似。1944年4月15日,重庆举办“文协”成立60周年与老舍创作20周年纪念活动。郭沫若曾专文祝老舍先生创作生活二十年:“二十年文章入冠,我们献给你一顶月桂之冠。枪杆的战争行将结束,扫除法西斯细菌须赖笔杆。敬祝你努力加餐,净化人寰。”陆游诗正是老舍先生以笔作刀,为国家为民族战斗不息的自我写照。

老舍、胡絜青藏画中近现代书画部分可谓蔚为壮观: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林风眠、吴作人、黄胄等近当代艺术大家应有尽有。其中,尤以齐白石画的收藏最为精彩。齐白石是世界最知名也是最多产的画家,存世作品三万多件,有人统计现在社会流行齐白石的书画近百万件,可知绝大部分为仿品。而老舍、胡絜青收藏齐白石真迹竟达百幅之多,而且件件精美,涵盖了其早、中、晚年各种题材,若按时间排序简直就是齐白石书画创作史的一个缩影。因而一些当代知名书画家参观后不由得发出感叹:“过去看过那么多齐白石,今天看到的才是真正的齐白石!”

《红衣牛背雨丝丝》在齐白石作品中是比较独特的一件,虽然尺幅很大,但用笔简洁,构图奇特。画的左下角绘一红衣牧童仰卧于行进中的牛背之上,目光顺着手中所牵一条细细长线延伸,一直望到画面右上角一只飞鸟状的小风筝。此外别无他物,干干净净,空空荡荡。画右侧边际有齐白石竖题,使整幅画面更加均衡和谐:“英雄名士孰先知,各有因缘在少时。今日相逢才晓得,红衣牛背雨丝丝。老舍仁弟、絜青女弟同正 壬辰夏四月 九十二岁白石老人画于京华城西铁屋。”细观此画,形神兼备,寓意无穷。题诗则起到画龙点睛之妙。牛背上的牧童正是白石老人自己。他是农民的儿子,曾是一个放牛娃。空中风筝状如鹰燕之类,正展翅高翔,遨游苍穹。牧童眼望长空,怡然自得。英雄名士谁先知?少年有志鸿鹄时!这正是齐白石老人的自画像。诗言志,画亦言志,英雄不问出处,由一个放牛娃成为一位享誉世界的人民艺术家,其成也在志!既观照自己,又激励他人,奇画也!

傅抱石是当代书画大家,对中国画的创新作出了重要贡献,其作品也在艺术市场中受到热烈追捧,是迄今为止近当代单件作品成交价过亿的六位书画家之一(其他五位是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张大千、黄胄)。由于他享寿较短,对自己作品要求严格,所以真迹存世较少,不及齐白石十分之一。此次展览有傅抱石真迹六幅之多,弥足珍贵。此幅《桐荫图》最具故事性,由傅抱石自题裱边可知,他抗战期住在重庆西郊金刚坡下,朋友们常来家中晤谈、赏画、雅集。所居老屋隐在高高的梧桐树中,七年间曾以此屋此树为题多次作画,有时名“桐荫图”,有时名“浓荫图”,而此幅是他最得意之作,并在题跋中自称为“法藏”。1953年秋,傅抱石去北京受到老舍款待时,老舍还问及此画是否还在,并请求再作一幅同样题材之画。见他对此画如此钟爱,傅抱石决定割爱相赠。众所周知,傅抱石嗜酒如命,对其满意的作品大多加盖“往往醉后”印章,此幅即钤有此印。随身十年的珍藏竟一夕慷慨解囊相赠,足见与老舍、胡絜青的友情之深!此画构图饱满,用笔沉稳,浓墨淡色,自然流畅,意境雄浑深幽。所绘梧桐等树木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用拟古之法绘老屋内高朋观画,庭前屋后,有人谈天,有人抚琴,树间小路尚有宾朋正徐行而来。画中想必也有老舍的身影吧。正是“家有梧桐树,必招凤凰来”。一派古风新作,满篇怀旧之情,佳作也!

关山月为当代岭南画派代表人物,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之际,与傅抱石共同完成名画《江山如此多娇》,悬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二楼大厅。他素以画梅著称,所绘墨梅多表达玉洁冰清、刚柔并济的冷峻之美,所写红梅多表达绚丽多彩的清香、火热繁华的喜庆。此幅《铁骨幽香沁大千》,由题款可知是1999年春专为纪念老舍百岁诞辰而作,别有一番情趣。老梅横斜,遒劲挺拔,根深枝壮,坚韧无比。梅花简而不繁,艳而不俗,凸显出老梅历经苦难与磨砺后“铁骨傲冰雪,幽香透国魂”的豪迈气魄。其骨非凡骨,乃铮铮铁骨;其香非凡香,乃深邃久远、能沁润大千世界之幽香。书画家以此表达对胡絜青和老舍的敬仰与怀念,也正是对老舍、胡絜青傲骨雄姿、宁折不屈、蓬勃向上的人格精神的图绘。

鸳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忠贞爱情的象征,代表着男女伴侣美满和谐、幸福快乐。白石老人偶尔会画此题材,但必有所指。此幅《鸳鸯》图残缺,深意已不可知。两只鸳鸯造型夸张,色彩艳丽,游水而动,栩栩如生,着实令人羡慕!

《荷花翠鸟》扇面虽小,但应是胡絜青先生的精品。荷花、花蕾、荷叶占满了扇面,荷杆上还停着一只翠鸟,正回首张望,与花、叶呼应。水下三条小鱼,摇头摆尾,活灵活现。整幅画动静结合,兼工带写,足见其深厚功力和鲜明风格。这两幅小画更珍贵之处在于它们原本残缺、无款,是因为舒乙先生的修补、题字,才使我们今日能艺海拾珍,一睹佳容。舒乙先生的书法既对原作来龙去脉作了说明,作了佐证,避免原作再遭损毁和遗失,也是锦上添花,使之书画合璧,拓展了我们对作品欣赏的广度和深度。

我读过老舍先生的许多作品,并藏有老舍书稿及相关资料,但因与老舍先生隔代,从未谋面,是为憾事。我与长寿老人胡絜青则有缘相识,后来又幸会舒乙先生,并且获得过胡絜青先生题赠绘画和书法作品。舒乙先生也曾赐字赠书。此次老舍、胡絜青画展中一些年轻的书画家也有不少是我的朋友,我也收藏有他们的作品。我的收藏观念和情趣与老舍、胡絜青有诸多相似之处,观此展览,倍感亲切。睹物思人,如同与亲人相聚,与朋友会话,常有许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知。其实接触过老舍、胡絜青夫妇的人都有同感,黄胄夫人郑闻慧先生就对我讲,她曾在北京与老舍、胡絜青比邻,当时这夫妇二人已经“名满天下”,而她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却可以随便出入老舍家,受益良多。直到现在谈起,仍让她唏嘘不已,无限感念。此次展览中,就有黄胄赠送胡絜青的《教子图》。

这次展览还让我有机会读到老舍先生关于书画艺术的一些文章,更在书画作品之外直指心灵,发人深思。1944年1月,老舍曾写过一篇《假若我有那么一箱子画》的文章,发表在当时的《时事新报》上,既为了回击当时他们有一箱子齐白石画的谣传,也为了讥讽那些借战争发国难财的人。他在文中写到:“若真有那一箱子画该怎么办呢?一是办个展览给老画家做宣传,让大家饱眼福……另外标价出售,收款以后,赠给文艺界、戏剧界、美术界、音乐界的抗敌协会,剩余全部交给文艺奖助金委员会,用心救助贫苦的文人,可是叫我上哪里找那一箱子画呢?”从此次展览中可以看到,老舍、胡絜青后来真的有了一箱子齐白石的画,与当年他们只有两张齐白石的画已不可同日而语了。那么如今这些画怎么样了?他们的继承者舒乙先生和其姐妹们用行动继承了老舍、胡絜青遗风,不但没把这些画作为私产藏之密室,而且正像老舍当年说的那样:多次举办展览,此次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出版画册,广泛宣传;还把一些价值连城的精品捐给了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美术馆。老舍纪念馆也免费向社会开放,让齐白石、老舍、胡絜青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不断发扬光大,惠及普通民众。这无疑是文人最高尚的情怀、最伟大的精神品格。

老舍和胡絜青先生的收藏,正如舒乙先生所说,完全是以兴趣为出发点,不受世俗影响,不求贵重,几乎完全是一种文化上的认可,是一种对艺术的偏爱,是艺术上的唯美主义。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收藏才与众不同,才能不受名利干扰,不急不躁,不俗不乱,以情义道德为基本准则,以真、善、美为衡量标准,最终使其珍藏精品荟萃,另成奇境,更显高雅,更加高贵,更加具有人文价值。“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正是:别样收藏别样情,老舍絜青铸丹青。文章妙笔琴瑟曲,鸿儒名士留真容。无意富贵只为爱,方为藏界树新风。培根固本传文化,富民强邦大道兴。

来源:《文物天地》2015年4月刊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