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幅珍稀藏品画齐抵羊城宋画鉴定需百家争鸣

2016-3-27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12月3日至7日,将有八幅听上去很重量级的宋代书画同时“降临”广州——携其而来的是在收藏圈里素有“任性哥”之称的藏家刘益谦。这八幅据说是他用2.5亿元的价格从拍卖市场上斩获而来,此番首次走出上海“龙美术馆”,在广州秋季艺博会上与观众见面。   在古代书画收藏圈里,...

  12月3日至7日,将有八幅听上去很重量级的宋代书画同时“降临”广州——携其而来的是在收藏圈里素有“任性哥”之称的藏家刘益谦。这八幅据说是他用2.5亿元的价格从拍卖市场上斩获而来,此番首次走出上海“龙美术馆”,在广州秋季艺博会上与观众见面。

  在古代书画收藏圈里,有“一页宋纸,一两黄金”之说,宋代书画之珍贵可见一斑。同时,关于宋画的真伪断代也是各路人士争论不休的焦点。而刘益谦 作为这几年风头最劲的“收藏大鳄”,其收藏品质也是“叫好者”有之,“质疑声”亦有之。而无论如何,对于广州的艺术爱好者而言,都是亲自“品鉴”的好机 会。

  对话龙美术馆艺术顾问、海外学者朱绍良——

  宋人笔墨气定神闲 是收藏的首要目标

  记者:昨天在朋友圈看到,刘益谦先生又出手了:在东京以1249万元和1680万元拍下宋代李迪和宋代李嵩的两幅作品。据您了解,宋代书画在刘益谦的收藏当中占据怎样的位置?

  朱绍良:刘益谦先生把宋元书画作为龙美术馆收藏的首要目标。基本上,只要是市场上见到的、公认可靠的、流传有序的、绘画水平较高的,他一定会考虑,甚至出手——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记者:目前存世无疑的宋画数量大概有多少?而龙美术馆的宋画藏量是多少?

  朱绍良:按照国家对文物的定级标准,宋元书画均属于一级文物,所以龙美术馆来广州展览的这八件两宋书画都属于一级文物。根据当年文物鉴定小组的 老先生们的鉴定标准,全球北宋绘画从严断代不超过五十件,从宽不超过一百件。宋代书法相对多一些,我相信四五百件应该是有的。龙美术馆北宋绘画两件,其一 是易元吉《獐猿图》,其二是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南宋绘画大约十几件。北宋书法两件,其一是苏轼《功甫帖》,其二是唐?《致胡宗愈伸慰帖》页。

  记者:在您看来,宋画之美究竟体现在哪?

  朱绍良:宋人的绘画,达到了写实的极致。虽然他们并不懂现代意义的透视学和解剖学,但宋人透过写生掌握了朴素的规律,如易元吉《獐猿图》卷,在 构图上透视效果明显,獐猿的解剖部位准确,这在一千多年前是了不起的。他们达到的写实水平,清初都没有人能完成,直到郎世宁带来了透视法,中国的绘画才重 新出现透视和比例。而在构图上,无论是北宋的“无我之境”,还是南宋的“有我之境”,你会发现,宋画始终带着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因为宋人 很擅长将“时空感”融入绘画,换个角度来看,也是宋朝的时代精神在绘画艺术当中的体现。另外,宋人把笔墨也玩到了一个极致,真正做到“六法”兼备。所谓 “墨色如漆”,也是宋画的一大特点。

  记者:为何龙美术馆会选择这八件来穗展出?知名度最高的《功甫帖》为何没有来?为何此次展期那么短?

  朱绍良:刘益谦先生很多的艺术品是从海外购买的,因为存在出入境的问题,拿到大陆来展览比较麻烦,《功甫帖》这次来不了也是这个原因。而这次选 择的八件作品,不存在出入境的问题,但品质都相当高,其中六件属于国内博物馆都没有的孤品。展期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安保费用太贵了,这8幅当年的市场价 格已经达到2.5亿元人民币的书画,它们的保费按照“天”来算,是一个很惊人的价格。

  记者:最近我们采访过研究书画的徐小虎先生,以她的研究方式,得出的结论是存世的宋画大都是赝品——当然这些赝品里也有精品。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朱绍良:徐先生是前辈大家,她是以西法方式用“比较分析法”鉴定书画,当年王季迁老先生在《画语录》就批评她不懂笔墨,先找好标准件再硬套被鉴 定的作品,这样容易陷入形而上学的方法。因为一个书画家一生的作品肯定不是一个样子,就如同我们签名,绝对不会有一模一样的,甚至早年的签名晚年看来都不 认识。

  我们的前辈鉴定大家张珩、启功、徐邦达、谢稚柳、傅熹年、王季迁等老先生,对宋代书画作品的鉴定方法虽然各异,但是对时代的断代基本一致。特别 是两宋绘画要从笔墨、材料、服饰、建筑、构图、钤印、装裱、流传等各方面入手,总结出非常经典的书画鉴定方法,收藏家们认真读一读他们的著作,或许就会豁 然开朗。

  对话广东省博物馆图书馆副主任陈?Otilde;——

  书画鉴定不能迷信任何人

  记者:您还没有看到展览,但是听了我刚刚给您说的名头,会不会觉得展品确实“很厉害”?

  陈?Otilde;:对啊。我注意到里面有马远的作品,南宋四家“刘李马夏”,他是其中之一。如果是真的,那太难得了。

  记者:但我发现很多人提起宋画,对其真伪总是要打个巨大的问号。徐小虎先生甚至说,不用说拍卖市场上的宋画,博物馆级别的宋画也大都是赝品?

  陈?Otilde;:徐小虎先生的观点是有点极端,但她讲的道理是不错的:宋代甚至是更早的作品,是赝品的或者是后代人仿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就说马远,现在 有多少马远的作品是大家公认为真的呢?我们谁都不是古代人,能在现场看到一幅作品的诞生,我们只能通过一些现存资料的比对来得出结论、做出判断。但宋朝距 离现在太久远了,存世的资料不多,我们能做的比对比较少,很多的判断,主观性比较强。

  宋画鉴定当中,百家争鸣是应该被高度提倡的。你说得有理有据,但不代表是绝对真理,如果那样的话,就没有了做进一步研究的空间。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经常会有新的材料、新的证据出来推翻之前的观点。

  记者:说到马远,这次来的马远作品,是王季迁先生收藏过的,这可以作为一个重要证据吗?

  陈?Otilde;:藏家的题跋、著录,可以作为我们判断的辅助材料,甚至是重要的佐证。但书画鉴定,最终不能迷信任何人。因为我们知道有时候大藏家的落款是伪造的,甚至大藏家自己看走眼也并不是奇怪的事。

  我建议大家看宋画的时候,不要因为落款是谁,或者被哪个大藏家收藏过就相信了、崇拜了,这是很肤浅的。所以还是要看原作,自己比对、思考、得出结论,这样的收获也会来得更多。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