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花鸟画家群体佼佼者:人见人爱于非?

2019-6-5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在如今的拍卖市场上,藏家口味越发挑剔,要精细、漂亮、格调高、不俗气,能够同时满足这几个条件的画家几乎屈指可数。尤其是能做到艳丽与古雅兼得,这实实在在是一件难事,还好,画坛有位于非?iexcl;   在民国的花鸟画家群体中,于非?iquest;梢运凳前岩帐鹾蜕...

  在如今的拍卖市场上,藏家口味越发挑剔,要精细、漂亮、格调高、不俗气,能够同时满足这几个条件的画家几乎屈指可数。尤其是能做到艳丽与古雅兼得,这实实在在是一件难事,还好,画坛有位于非?iexcl;

  在民国的花鸟画家群体中,于非?iquest;梢运凳前岩帐鹾蜕罱岷系淖罾硐氲囊晃唬谑倌旰笠=恿怂未夯颐撬非蟮难潘坠采汀⒆次锵笮危嬲龅搅艘庥牍呕帷⒂牍盼剑巧盅辖鞯脑煨汀⑴ɡ龆志椎挠蒙嬲谷斯坎煌K氖谐”硐衷诮昀次戎杏猩遣丶壹退讲欢咸嵘慕峁

  Lot103 于非?pound;1889-1959) 海棠草虫

  立轴 设色纸本

  丙戌(1946年)作

  题识:丙戌春二月,作于玉山砚斋。非?iexcl;

  钤印:于照之印、非?lt;/p>

  出版: 《中国近代绘画丛刊·于非?iexcl;返92至93页,(台北)雅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0年12月

  《名作抉微·于非?iexcl;せ瘛返40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2月

  纪录:(香港)荣宝斋、协联古玩拍卖会,1991年5月17日,编号50

  100×34 cm。 约3.1平尺

  这件作品占了个最字,昆虫最多的最。画家一共画了各色蜂类十四、蚂蚁二十八、蜘蛛一,种类多、数量多,尤其是太湖石上一字排开的蚂蚁,令人啧啧称奇。

  拍品局部,太湖石上的密密麻麻是排好队的蚂蚁,孔洞和侧面都有

  太湖石上的蚂蚁、孔洞中的蜘蛛,原本都是历代画家不以入画的内容,却被善于观察生活的于非?times;プ ⒚杌妫恰耙帐趵丛从谏睢钡淖詈米⒔拧

  拍品局部

  这些蜜蜂姿势各不相同,蜂腿部用笔细劲有力,这是于非?middot;欠补αΦ奶逑郑彩羌ㄋ髌返姆胖弧W钐乇鸬氖怯蚁路交品涞耐龋没粕湍惶姹硐郑次锞⒁鸭

  拍品局部

  海棠花瓣的色泽变化丰富微妙,生动美丽,花蕊则是于非?Auml;檬值牧し奂挤ā

  拍品局部,注意右边黄蜂黄黑交替的腿部

  Lot098 于非?pound;1889-1959) 宝珠茶伴山雀鸣

  立轴 设色纸本

  丁亥(1947年)作

  题识: 胭脂染就绛裙襕,琥珀装成赤玉盘。似共东风解相识,一枝先已破春寒。丁亥春,友以宝珠茶见贻,对花写于玉山砚斋,非?Oacute;谡铡

  钤印:于照私印、非厂居士、雕青嵌绿

  95.3×47.2 cm。 约4.1平尺

  这件作品描绘的花卉品种叫做宝珠茶,是茶花中的名贵种类,于非?raquo;讲璧淖髌凡簧伲腔χ椴璧闹挥猩偌募刚哦眩以谔馐吨兴凳桥笥阉土怂恢辏识美葱瓷

  宝珠茶实物

  相对于山茶的造型,宝珠茶的立体感更强,于非?Eacute;朴诒硐种匕昊ɑ埽ㄈ缒档ぃ绕渖贸び醚丈奈⒚畋浠幢硐只ò甑乃咳薷小2煌谛⌒匆饣叶曰ɑ苎丈拇恚谑辖匀唤缰蟹凵谋χ椴璐沓扇缍幸话愕囊蠛焐抵腥粲泄庠笙韵郑钊颂疚壑埂

  拍品局部

  于非?times;骰玫难樟戏浅=簿浚呤嗄旯チ耍饧髌返纳笠谰膳ㄑ蓿废嗤瓯福浅D训谩

  Lot106 于非?pound;1889-1959) 水仙凤蝶

  立轴 水墨纸本 

  己卯腊月廿一日(1940年)作

  题识: 仙子凌波佩陆离,文鱼先乘殿冯夷。积冰斫雪扬灵夜,鼓瑟吹竽会舞时。海上瑶池春不断,人间金碗事堪疑。天寒日暮花无语,清浅蓬莱当问谁。文修四兄同客都下,时当岁暮,用志往还。己卯腊月廿一日,非?micro;苷铡

  钤印:照、非?Icirc;迨院笞鳌⒂裆窖庹

  纪录:苏富比(微博)香港,2008年10月6日,编号1060

  99.5×31.7 cm。 约2.8平尺

  水仙蝴蝶是于非?micro;哪檬痔獠模跹Чけ驶窕氖焙颍褪谴诱悦霞岬乃扇胧郑依锘共赜幸痪碚悦霞岬乃删碜樱36粤伲鹄吹眯挠κ帧

  不同于设色作品的浓烈,水仙题材有意处理成水墨,不着颜色,意在表现清雅高洁的品质。粉蝶的翅膀用墨皴擦,十分生动。

  拍品局部

  上款“文修四兄”是张大千的四哥名医张文修,于非?Ograve;蛭胝糯笄Ы缓茫胝盼男抟蚕嗍丁1945年于非?iexcl;⒄糯笄г谥猩焦傲习旎梗盼男藁刮切础墩估涝灯稹罚杉叵挡灰话恪

  张文修(1885-1972)

  Lot107 于非?pound;1889-1959) ?岩闲眺

  镜心 设色纸本

  乙亥(1935年)作

  题识:乙亥冬初,拟渐江僧,似蛰庐老长兄教,非厂。

  钤印:非厂、于照私印

  纪录:广州拍卖会,2005年1月7日,编号217

  29×33.4 cm。 约0.87平尺

  于非?Ograve;陨剿龅溃罄丛1935年经张大千劝说,转攻少人涉足的工笔花鸟,并取得成功。在他的山水作品中,多是较为粗疏的风格,这件绘赠前清翰林、遗老陈云诰的小品临仿清初四僧之渐江,是他不多见的细笔山水。

  黄山画派画家中,渐江的格调极高,陈云诰作为逊清遗老,很受时人尊重,于非?Ntilde;≡褚郧逡莩龀镜慕ソ宦坊嬖杂凶鹬刂狻

  陈云诰(1877-1965)

  Lot105 于非?pound;1889-1959) 跋张大千《霜林人醉图》

  镜心 水墨纸本 

  1953年作

  释文: 聆喃堂主人发篱中珍袭之大千丙戌年(1946)所拟清湘老人《霜林人醉图意》,命予题识。予与大千睽违五载,眷伫之深,无时不积,展观佳构,如对故人。公之掀髯大笑,遄飞逸兴,历历在目;公之粲花之论,惊世骇俗,言犹在耳。予与大千论交于乙丑(1925年)岁寒,时值公第一次北上来京。大千应汪兄慎生之邀,下榻小乘巷汪家老屋,周养盦会长领衔置宴。席间大千论及石涛,如数家珍,四座惊服。于是半丁先生意动,谓近搜得石涛山水册叶,延请大千过陈宅一赏。大千遽见之下便直言相告,所藏乃爰三年前戏笔,并示其匿印之处。予亲睹此事,是以知大千乃一真人,诚不虚也;是以愈知庄生与蝴蝶、大千与石涛,栩栩然未辨孰是。此件《霜林人醉图》,乃一九四六年于海上大千画展时以重金购得,今老非浣抚旧雨手泽,感慨万千。予与大千多次同游京师香山赏黄栌,扶醉而归,彼情彼景,岂非此《霜林人醉图》之粉本耶?今又深秋叶红,予何时与大千把臂再入此山林?一九五三年霜降前日,于非?frac12;靼鲜缎遥嗵檬嘶荽婷厣椭 

  钤印:非?lt;/p>

  62.5×32 cm。 约1.8平尺

  这件作品的释文很长,是于非?Icirc;糯笄А端秩俗硗家狻纷龅幕稀W骰洗蠖际且恍┨谆埃祷一娜绾稳绾魏弥啵怯诜情?Otilde;飧龌隙烁星椋贡嗣土希缘谝皇咏羌窃亓1925年北京画坛的一桩公案。

  1925年张大千第一次来北京,本地艺界名家们设宴为他接风,酒过三巡之后聊起了石涛,恰好在座的陈半丁也是石涛爱好者,就约张大千去他家看新买的石涛册页。一行人来到了陈半丁家,册页一打开,张大千就跟他说东西是自己仿的,并且一五一十说的很清楚。陈氏大窘,张大千则出了大名。

  受伤的陈半丁

  当时的张大千还是个耿直BOY,话说的这么直接,其实他晚年也有些后悔,这在李永翘的《张大千传》中有记载。看起来即便是在石涛上下过大功夫的专业画家(陈半丁是学过石涛的),看画也要走眼,古代书画的鉴定,难啊!

  Lot456 于非?pound;1889-1959) 竹雀图

  张伯英(1871-1949)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 崔白《竹雀图》世传有二本,尺幅皆同,惟宣和御书“妙笔”二字者为真。戊寅(1938年)小阳,子丹四兄属临博笑,非?micro;苷铡

  钤印:于照印信长寿

  背面: (文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衰病余生遭罹屯,故惟冀我佛慈仁,迅拯弥天浩劫,敬写此经,我愿无尽。丁丑(1937年)九秋,张伯英。

  钤印:张伯英、勺圃、清晏岁丰之室

  18.7×50 cm。 约0.84平尺

  这件拍品是于非?Aacute;俅薨住吨袢竿肌罚趁媸钦挪⑿惺椤缎木罚獠姆浅L窒病S诜情?micro;墓け驶裰匀〉煤芨叩某删停》ǜ吖攀呛苤匾囊坏悖嬷兴瘛⒅褡拥拿婷餐耆撬未夯械男蜗螅辖鞴は溉从植皇朐髦蟠行匆獾幕窕娜挥斜稹

  拍品局部

  Lot457 于非?pound;1889-1959) 早有蜻蜓立上头

  成扇 设色纸本

  己丑(1949年)作

  题识:啸竹方家雅正,己丑夏五月写于玉山砚斋,非?Oacute;谡铡

  钤印:于照之印、非?lt;/p>

  19×50.5 cm。 约0.87平尺

  这件拍品也非常漂亮,荷花并非白色,而是淡绿色,红色的蜻蜓和棕黄色的蜜蜂停留其间,蜻蜓的翅膀更是见功夫之处。

  拍品局部

  蜻蜓局部

  Lot462 于非?pound;1889-1959) 红叶伯劳

  孟锡珏(清末民国) 苏轼《迁居临皋亭》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公颖仁兄方家大教,非厂弟照。

  钤印:于非盦

  背面: 我生天地间,一蚁寄大磨。区区欲右行,不救风轮左。虽云走仁义,未免违寒饿。剑米有危炊,针毡无稳坐。岂无佳山水,借眼风雨过。归田不待老,勇决凡几个。幸兹废弃余,疲马解鞍驮。全家占江驿,绝境天为破。饥贫相乘除,未可见吊贺。淡然无忧乐,苦语不成些。丁丑(1937年)夏,录东坡诗。公颖仁兄雅属,孟锡珏。 钤印:玉双

  20×54.5 cm。 约0.98平尺

  这件拍品是北京文物公司旧藏,尺寸比平常的扇子要大一些。背面的书法是前清翰林孟锡珏1937年所书,正面的于非?Ograve;彩钦飧鍪逼凇

  伯劳局部

  Lot463 于非?pound;1889-1959) 书画合璧扇

  成扇 设色纸本

  丙戌(1946年)作

  正面: 味实仁兄正,丙戌初春写于玉山砚斋,非?Otilde;铡

  钤印:于照之章、非?lt;/p>

  背面: 十七日先书,郗司马未去,即日得足下书,为慰。先书以具示,复数字。吾前东,粗足作佳观。吾为逸民之怀久矣,足下何以方复及此,似梦中语耶?无缘言面为叹,书何能悉。丙戌春日,临奉味实仁兄正,于照。

  钤印:于照之印、非?lt;/p>

  18.2×49 cm。 约0.8平尺

  这是于非?Eacute;偌挠媚嘟鹱饔诤谥缴系淖髌罚玫牟牧暇捅妊俺V侥螅婊婷贰⒅瘢趁嬲虏萘佟妒咛贰

  拍品局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