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金瑞兽:青铜动物园里的纹饰密码

2019-4-28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来源:SACA学会 微信号:SocietyACA   *文章第一部分介绍青铜器纹饰的起源,第二部分介绍从夏商周开始的青铜纹饰演变,第三部分是部分精选重器图片赏析。   吉金瑞兽:青铜动物园里的纹饰密码   Eternal Motifs - Ancient Bronzes   中国早在夏代(公元...

  来源:SACA学会 微信号:SocietyACA

  *文章第一部分介绍青铜器纹饰的起源,第二部分介绍从夏商周开始的青铜纹饰演变,第三部分是部分精选重器图片赏析。

  吉金瑞兽:青铜动物园里的纹饰密码

  Eternal Motifs - Ancient Bronzes

  中国早在夏代(公元前21-16/7世纪)就开始铸造青铜器。传说夏代的君王大禹治水成功后,把天下分为九州,并为每一个州铸造一件巨大的青铜鼎。这九件青铜鼎成为了受天命成为正统的实物与权力的象征。

  鼎,即是权力的象征 - 才有《左传》记载的“问鼎”;方有“一言九鼎”,形容一句话的分量像大禹九鼎那样重,能起决定性作用

  《左传·宣公三年》记载:春秋时,楚庄王陈兵洛水,向周王朝炫耀武力,并向周王的特使王孙满询问周朝传国之宝九鼎的大小轻重,透露出要夺取周天下的意图。后用‘问鼎’指图谋夺取政权;现也比喻希望在赛事中夺冠。

▲  大克鼎,201.5kg,西周中期孝王,上海博物馆藏

  青铜器纹饰简介

  中国最早的青铜器可追溯到夏代晚期(二里头文化3-4期);中国青铜器的纹饰,也始于夏代晚期。动物纹是中国青铜纹饰的主体,在青铜艺术史里跨越了大约1500年,最早从二里头遗址的陶器、玉器上便已出现。2002年,中国考古迎来重要时刻,考古队在二里头遗址发掘了巨大的由2000多片绿松石组成的巨龙,震撼世界。

  青铜器纹饰的分类,可以按顺序大致分为:兽面纹类、龙纹类、凤鸟纹类、其他动物纹类、兽体变形纹类、火纹、几何纹、人物画像等不同时期多个类别。本次文章将详细列举动物类纹饰,火纹、几何纹、人物画像将留待下一篇介绍。

▲  铜嵌绿松石兽面纹牌饰,二里头时期,夏代,佳士得2015,844万港币 夏商周纹饰演变

  夏代晚期

  早期的青铜器大多数呈现素面,没有纹饰和装饰,但也有极少数的青铜器装饰有实心的“连珠纹”,由一条或数条横向线条与实心小圆钮图案组成。夏代晚期青铜容器数辆稀少,因此纹饰资料尚不够丰富。

▲  管流爵局部连珠纹,夏代晚期,上海博物馆藏 ▲  管流爵,890g,夏代晚期,上海博物馆藏

  商代初期(二里岗时期)

  青铜器身上开始出现细线状浅浮雕,以及对称的杏眼图案,被认为是饕餮纹的早期形式。二里岗时期的中期,细线图案开始扩展称为宽带状,使得饕餮纹更加明显、易于辨识。

▲  商代初期,二里岗时期,波士顿美术馆藏 ▲  商代中期,二里岗时期,上海博物馆藏 ▲  商代中期,二里岗时期,波士顿美术馆藏

  商代晚期 - 西周

  迁都安阳小屯后,青铜器的纹饰趋向成熟精美,器物也更显厚重。满工纹饰的青铜器开始出现;纹饰的层次逐渐明显,有明确轮廓并与底纹区分来。或深或浅,层次分明的装饰纹样组合,把装饰可能性逐渐推向极致,这股风潮的影响一直持续到西周。

▲  商代晚期,殷墟时期,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藏

  青铜器纹饰分类

  兽面纹类

  兽面纹,旧时也称为“饕餮纹”(自宋代起),但兽面涵盖范畴更广,比饕餮纹的形容更严谨一些。兽面纹的特点是以鼻梁为中线,两侧作对称排列,上端第一道是角,角下有目,形象比较具体的兽面纹在目上还有眉,目的两侧有的多耳,多数兽面纹有曲张的爪,两侧有左右展开的体躯或兽尾,少数简略形式没有兽的体部或者尾部。兽面纹按照以上的模式塑造,并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不同。

▲  商代早期,二里岗时期 ▲  商代中期,二里岗时期 ▲  《中国青铜器》,马承源主编

  龙纹类

  龙纹,又称为“夔纹”或“夔龙纹”,是继兽面纹后最常见的图案。一般反映其正面图像,都是以鼻为中线,两旁置目,体躯向两侧延伸;若以其侧面作图像,则成一长体躯与一爪。根据龙纹的结体大致可分为爬行龙纹、卷龙纹、交龙纹、两头龙纹和双体龙纹等几种。

▲  龙纹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  龙纹盘,戴克成 Christian Deydier ▲  龙纹壶,17.85kg,上海博物馆藏

  ▲  《中国青铜器》,马承源主编

  凤鸟纹类

  凤鸟纹包括凤纹和各种鸟属的图案,鸟纹的特征比较形象。在商代,鸟纹通常扮演青铜礼器上的辅助纹饰角色,以带着长尾或短尾、长冠或是短冠的小鸟形式出现。然而到了西周,鸟纹在青铜器纹饰上变得更加重要。

  ▲ 小臣xi卣,商代晚期,14.9kg,上海博物馆藏

  ▲ 癸殳古方尊,西周,上海博物馆,肩饰象鼻兽角,下饰凤鸟纹

  ▲ 凤纹卣,西周早期,4.89kg,上海博物馆藏

▲ 效卣,西周中期,共王,3.65kg,上海博物馆藏 ▲ 凤柱?ETH;,弗里尔博物馆藏

  ▲  《中国青铜器》,马承源主编

  各种动物纹类

  动物园的属性在这个门类完全打开:马、牛、羊、鸡、犬、猪六畜,象、鹿、犀、虎、兔、蛇、蝉、鱼、龟、蟾蜍,还有长鼻兽、蜗身兽等,著名的龙虎尊、妇好墓中的青铜鉞、司母戊大鼎上的虎食人纹便在这个门类中。

▲  《中国青铜器》,马承源主编 ▲ 蝉纹,上海博物馆藏,Eskenazi旧藏 ▲ 龙虎尊,虎食人纹 ▲ 象纹铜铙,国家博物馆藏,象纹 ▲ 妇好鸮尊,鸮纹 ▲ 妇好鸮尊,蛇纹 ▲ 弗利尔鸮尊,鸮纹 ▲ 弗利尔鸮卣,鸮纹

  ▲ 癸殳古方尊,西周,上海博物馆,肩饰象鼻兽角,下饰凤鸟纹

▲ 四羊首瓿,商代晚期,14.24kg,上海博物馆藏,羊首。 ▲ 员方鼎,上海博物馆藏,蚕纹 ▲ 父辛X,玫茵堂、戴克成,牲耳、蚕纹 ▲ 子仲姜盘,上海博物馆藏 ▲ 牲尊,10.76kg,上海博物馆藏

  部分纹样精选器物

  上海博物馆

▲ 小臣xi卣,商代晚期,14.9kg,吴大?macr;旧藏,上海博物馆藏。

  一百年前,吴大?macr;曾假海派名家任薰之手将自己的形象及心爱的金石收藏绘于一幅长卷之中,并配以藏品的全形墨拓,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研究资料。这卷著名的《?Uacute;斋藏古图》如今亦收藏于上海博物馆中。

  2010年,曾经清末金石名家吴大?macr;收藏著录的传世重器小臣xi方卣重现市场,上海博物馆在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毅然斥巨资收购这件名器,使飘零异域多年的国宝重返故土,为中国古代青铜器陈列又增添了一个崭新的亮点。

  “卣盖上饰倒置的兽面纹,盖沿饰龙纹,器颈部饰俯首屈体的龙纹,间隔有突出的兽首,腹部上端饰一周鸟纹,腹部饰圆睛和獠牙凸起的兽面纹,圈足饰鸟纹,提梁外侧饰两头龙纹,内侧饰阴线刻成的变形兽面纹。整器花纹虽未饰当时流行的云雷纹作地纹,但由于上下纹样分布与搭配有序,且用高浮雕的装饰方法,使得整器的装饰既简朴粗放,又不失神秘庄重。”

▲ 厚趠方鼎,西周,2.4kg,上海博物馆藏 ▲ 癸殳方尊,西周,2.4kg,上海博物馆藏 ▲ 古父己卣,西周,2.4kg,上海博物馆藏 ▲ 四羊首瓿,商代晚期,14.24kg,上海博物馆藏 ▲ 隹父癸尊,商代晚期,5.57kg,上海博物馆藏 ▲ 兽面纹?ETH;,商代中期,1.85kg,上海博物馆藏

  ▲ 凤纹卣,西周早期,4.89kg,上海博物馆藏

▲ 牲尊,春秋晚期,10.76kg,上海博物馆藏

  芝加哥艺术馆

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 哈佛大学博物馆

  结语 

  早期青铜器上的兽面纹和爬行龙纹的形象,渊源可以追溯到荒古的时代,这些纹饰是对之前许多文化的选择、融合、继承和发展出现的新面貌。这些各式各样的纹饰,虽然是古代文明的产物及其重要的表现,但都不是突然空降的,所有的艺术都是一条流动的线索。顺着这些纹饰和器物,从时空的切片里逆流顺着历史的长河走回泱泱大国的宗源,了解过去,才能真正的了解当下。

  *本文的撰写借鉴了以下书籍和机构的数字资料,特此鸣谢:

  - 戴克成,《读懂青铜器》、马承源,《中国青铜器》

  - 波士顿美术馆、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弗利尔博物馆、哈佛大学博物馆、芝加哥艺术馆、上海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