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亮相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2016-2-24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展览现场李勇政作品9月12日,由马惠东担任出品人,杜曦云、刘建国担任策展人,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主办,天盛文化艺术研究院、卓润(天津)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青海省高原生态发展基金会协办的“死亡,我多年的梦想——李勇政个展”将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展览现场


李勇政作品

9月12日,由马惠东担任出品人,杜曦云、刘建国担任策展人,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主办,天盛文化艺术研究院、卓润(天津)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青海省高原生态发展基金会协办的“死亡,我多年的梦想——李勇政个展”将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艺术家李勇政的创作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及其产生的社会影响,他的“传递一块砖”等作品借助微博等新媒体自媒体平台让普通人参与到艺术创作中,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

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4名儿童在家中死亡。这四名儿童是一兄三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5岁。孩子的父母均在外打工,四兄妹身边没有直系亲属照料。经公安机关调查勘验和相关尸体检验,4名儿童均系口服农药中毒死亡,排除他人所为。12日23时,在征得儿童的母亲同意后,4名儿童的遗体被火化。

6月12日,有媒体披露了哥哥张启刚留下的一份简单遗书。遗书大概内容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我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

之后,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警方在现场勘验中提取了一封遗书,在提取4名儿童在学校的作业本后,鉴定认为这封遗书是年纪最大男孩的原笔迹。据毕节市七星关区公安局党委委员刘歆介绍,遗书是在作业本纸上写的,与网上流传的有一定出入。毕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周家庆说,因为牵扯到未成年人的保护和事件后续的调查,原件内容不便透露,遗书的大致内容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们知道你们对我们好,可我们该走了,我曾经发过誓,我活不过15岁,可中间的意外让我活了这么多年,我现在14岁多,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可是我从没有实现过,今天,终于实现了。”对于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披露遗书,刘歆解释说,因为当时找到这份遗书后,要到小孩的学校提取他们的作业本,并进行送检,才能确认这封遗书的真伪,需要一定的时间。

关于这份遗书的真伪,很多人曾展开热烈讨论。其实,对不在场的所有人来说,关于这个事件的一切,都是通过媒体传送的文字、图像、视频来了解的。只不过,面对这些信息,每个人能展开自己的推想。

在浩瀚宇宙中,能拥有生命,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对生物来说,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对拥有意识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在拥有生命、必然死亡这方面,所有人是平等的。有所差异的,主要是活着时拥有的权利,以及快乐的程度。这二者既有必然联系的部分,又有彼此独立的成分。求生存、继而求更大的快乐,是人的本能。除非痛不欲生或追求虚幻的狂喜,没有人会选择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

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只是假想。死亡,是生命的一个绝对界限,生者无法触及。对于活着的人,只有生是可感知的,关于死亡,只能假想。4个留守儿童,最大的14岁、最小的5岁,生命尚未盛开,是什么样的亲身体验和想法,让如此年幼的孩子选择了主动结束生命?随着他们的逝去,很多事情都已不可知:他们生前的生存状态、他们为什么死、为什么4个一起死、怎么死的……对活着的人来说,如此极端的事,再一次探测和展示了当下现场的状况。


艺术家李勇政

李勇政是一个拥有“艺术家”身份的人,和很多人的本能反应相似,这4个儿童主动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让他深深刺痛却又茫然难言。那份“遗书”的真伪姑且不论,4个儿童的死亡和“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这句话,强烈触动着他自身的经验和思考,让他产生通过艺术方式来表达的冲动。这种表达,既是个人体悟的转化,也是对这个将要被快速遗忘的惨痛事件的挽留。

多年来,李勇政频繁触及着复杂的人和事。中国现场中,利益暗流的盘根错节、陈旧模式的积重难返等,他深有体会。他也经常尝试着从现场中抽身来独面时空,这时,他体会到生命中虚无的一面:无论多么繁华或悲凉,在万古长空中,终归只是一朝风月。死亡是生命必然抵达的境地,是无言以对的消失,又是悲欣交集的解脱。他也经常茫然无措,当生命诉求遭遇复杂坚硬的现实处境时,他曾认为自己活不过30岁。之后,在经历了很多不堪的事情后,他至今依然活着。毕节4个儿童的死亡和“遗言”,让他的这些体会进一步发酵。

他用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天然盐块,在海滩上摆放成“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这8个汉字,让这文化的产物在潮水的冲刷中很快融化掉,回归到大海之中。和这自然环境相对,在美术馆空间内,他也放满盐块,同期播放潮汐融化盐块的视频。这种表达方式,在自然环境和人为空间的张力关系中,把4个儿童的具体事件和李勇政对死亡的个人假想混合起来。在李勇政自己的艺术行迹中,这件作品和回溯1949年前新华日报内容的《送给你》、源起于广东乌坎事件的《传递一块砖》、出售喜马拉雅山天然盐块的《被消费的盐与冈仁波切》等作品连带起来,显露出了他近年来关注的问题(信仰、言行、民权)和表达惯性(从具体的社会事件中提取、转化抽象规律)。

这样的作品有丰富的指向,更具体的意涵和魅力,取决于每一位观者的人生体会,和作品展示的时间、地点。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能牵涉出特定的现场背景,增强或减弱作品的力度。在奇观纷涌的当代中国,让这件作品力度强化的社会背景,往往不期而至……

(文|杜曦云)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