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买什么样的画

2016-2-24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李可染 桐庐山景 36×46cm最近这几年我把自己藏的一些油画作品陆陆续续都交流出去了,但是手里还剩下一幅。这是一位中年油画家的作品,是几年前我在一位朋友的一再推荐下买下的。这幅画不是我不想卖,而是卖不出去,因为现在市场上已经很难见到这位画家的作品了...


李可染 桐庐山景 36×46cm

最近这几年我把自己藏的一些油画作品陆陆续续都交流出去了,但是手里还剩下一幅。这是一位中年油画家的作品,是几年前我在一位朋友的一再推荐下买下的。这幅画不是我不想卖,而是卖不出去,因为现在市场上已经很难见到这位画家的作品了,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位画家的名字,而画家本人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报刊等媒体也已经好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

应该说这位画家还是很有才华的,他的画前些年在市场上也小火了一把,后来出现了他经常酗酒的传闻,还听说有一次喝多了大闹机场,再后来人也就消失了。前几年朋友推荐我买他的画时,我看重的是他作品中表达出的厚重思想和他熟练的技法,但是没想到他的发展偏离了正常的轨迹。画家的作品已经淡出了市场,人们不再买他的画是顺理成章的事。

我还曾到望京的一栋写字楼里去看过某位藏家的藏画,第一个房间里陈列的都是他近几年从各大拍卖公司拍回的大名头作品,有许多是当年拍卖公司图录的封面作品。这里面有齐白石的《大吉大利图》,有被多次制作成木版水印画的徐悲鸿的《奔马图》,还有吴冠中1975年创作的很著名的油画《乞力马扎罗雪山》,这幅画是这位藏家2010年6月以两千多万元的价格拍得的。看到他的这些藏画,我一再称赞他眼力好,投资准。主人则谦逊地说:“把钱集中起来买好画是自己慢慢总结出来的经验,过去也买了许多烂画,也交了不少学费。”说着他引我进入到第二个藏品间,在这个房间里挂的基本上就是两位画家的作品:一位是几年前在市场上很有知名度的女油画家,另一位是中央美院的老教授。藏家说:“看这些画,现在谁还要?!买时也花了不少钱,那时也不懂,别人说好就买了,柜子里还有许多,当时买了一批,当初这些钱如果买大师们的画,现在早不知翻多少倍了,就看这些画将来能不能再涨起来吧。”其实,这位藏家经过了十来年的磨炼对收藏已经很有心得了,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一个画家的作品若是已经退市,将来再重新翻回来的几率非常小。

有收藏投资经验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怕买贵就怕买不对。就像我买的那位油画家的作品一样,我买了他的画,他的画却从流通市场上消失了。这不是价钱高低的事,而是从此没有了再卖出去的可能,除非你以极低的价格转给不是想以这幅画赚钱的人。做为艺术品投资,价格涨跌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生意都会有赔有赚,但是,最糟糕的就是一幅画完全失去了商业价值,砸在了手里。

艺术家在市场上昙花一现,活跃一段时间,然后消失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位多年从事艺术品拍卖的专业人士说:找一本拍卖公司五年前的图录和今天的图录对比一下,你会发现,艺术家重叠的名单不会超过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艺术家在五年后的拍卖市场上已经找不到了,已经完全退出了二级市场。连续五至八年在主流拍卖公司一场不落上拍的艺术家超不过一百位。根据这位专业人士的说法,可见现实还是相当残酷的。那么,面对纷繁复杂的局面,我们到底该去买什么样的画呢?

一、买好艺术家的作品

我说的好艺术家就是指那些艺术成就高、在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比如像齐白石、徐悲鸿。买到好艺术家的作品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最保险的,买齐白石永远不会错。毋庸置疑,齐白石、徐悲鸿这些人是大家都知道的大师,是好艺术家,但是他们的作品却未必人人能买得起。那么,除了这些知名度很高的大师之外,还有哪些书画家能称得上是好艺术家,值得我们投资收藏呢?我们还是以市场为标准下结论吧,因为对于投资来说,市场是最值得我们敬畏的。你打开拍卖公司的网站或者图录,把近几年有拍卖记录的书画家统计一下,看看哪些人是场场不落的?看看哪些人是经常出现的?如果一个画家在十年里逢拍必有,他一定属于那种经得起考验,经久不衰的巨星大腕级人物,像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潘天寿、吴昌硕、吴湖帆、谢稚柳、关山月、李可染、黄胄,等等,这些人都属此类,这个阵容大概有五六十人。还有一些不是场场必有,但是会隔三差五地出现在拍卖场上,比如说像陈师曾、张善?、蒲华、吕凤子、钱慧安、王一亭、马晋、江寒汀、刘继卣、颜伯龙,等等,他们这些人也属于艺术成就很高、市场表现不俗的好艺术家。这一阵营的艺术家人数约有百十人。两个阵营加起来人数大概有一百几十人。除此之外的书画家作品能不能买就值得研究了。明确了哪些人属于好艺术家,我们的投资收藏也就有了目标,也就可以有的放矢了。

二、买上乘作品

明确了好艺术家的范围,这已经为你的投资上了第一道保险。但是,要想使自己的投资收益最大化,那就还要做一项工作。做什么?就是要在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中去选他们的上乘之作。怎么去选上乘之作呢?

在历史上人们曾把书画作品按品质依次列为逸品、神品、精品、能品,认为逸品是笔墨技巧达到了极致,是奇思异想加妙手偶得的可遇不可求之作。但是,对于今天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若以“四品”为标准去区分选择作品显然是太抽象而摸不着边际的,因为“品”与“品”之间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和界限之分,这只是一种因人而异的感悟和理解。可见,要想判断一幅作品的优劣,其实真正需要的还是鉴赏者的能力,需要的是很好的修养和慧心慧眼。

那么,有没有一些规律可以遵循呢?有的, 那就是首先要选择艺术家成熟时期的作品。

每个艺术家在其一生的创作历程中都会经历发生、发展和成熟的过程,通常情况下,我们投资收藏首先要选择的就是艺术家成熟时期的作品,因为这一时期的作品最能代表他的成就和水准。白石老人从二十七岁开始拜师学艺,一直到九十七岁故去,创作时间长达七十多年,但是他的艺术是到了七十岁的时候才开始走向成熟,逐步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的,他生命的晚年才是他的艺术登峰造极之时。黄宾虹也是如此,他的艺术高峰期也是从八十岁开始到九十岁才达到巅峰的。所以我们进行投资收藏就要了解艺术家的经历,首先去选择最能代表其风格、水平和最具有艺术价值的成熟时期的作品。

但是,同一个艺术家在艺术成熟时期的作品质量也会因时间、环境、状态等因素而有很大差异,这也是常见的情况。过去有一阶段,我一直认为李苦禅大师的作品粗狂有余而精致不够,但是自从收藏了苦老的《朝晖》后,我的看法有了改变。《朝晖》是李苦禅先生1973 年所作,这一年正值“文革”后期邓小平恢复主持中央工作的一段时间。邓小平为了保护在“文革”中饱受迫害的艺术家们,就特意安排他们为外交部各驻外使领馆画画,苦老当时也在其中。这次画家们用的宣纸也是为了便于悬挂而专门订制的尺寸。在那个苦难的岁月里,有这样一个重见天日的机会,艺术家们自然格外珍惜,他们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创作。


《朝晖》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完成的,画题也明显带着“文革”的痕迹。画面是一只翠鸟,一朵荷花,一块岩石,几株叶草……整幅作品简练空灵,意境悠远。作品不仅笔力苍劲而且极其精致,全篇没有一笔废墨,哪怕是图中一个极小的墨点也都落得讲究别致。这幅画一下子就颠覆了我过去对苦禅大师的看法,犹如见到了盖世英雄柔情细腻的一面。后来我把这张画拿给苦禅大师的公子李燕先生看,他也称赞不已。

他执意在画上题上了一句话:“先父认为逸品乃写意画之上乘者,或曰可遇不可求之极品,此作即如是者也”。评价很高。苦禅先生的画如此精彩,可为什么过去我还会对他的作品有一些偏见呢?那无非是我曾见过的一些苦老的应酬之作给我留下的印像。李燕先生曾经讲过一件事:有一天,某个领导派车把苦禅先生接到了中南海,请苦老给画一张他的代表题材—鹰。苦禅先生画了一辈子的老鹰,但没想到,在众人的围观之下,竟然用了三四张纸也没画成!老人非常懊恼,干脆放下笔不再画了,执意回家画好后再送给领导。像苦禅先生的这种情况是许多画家都经常会遇到的,诸如笔会、命题之作等情况下可能展现出来的都不是画家的最佳水平。我们进行投资收藏就是要在画家成熟时期的作品中选择那些最精彩的作品。(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