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源求索——陈求之当代书法略论

2016-2-18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经过20世纪东西方诸多艺术思潮的不断交锋融汇之后,中国当代书法创作呈现出繁荣而多元的面貌。作为最具有群众基础、影响最为广泛的书法艺术,一方面由于历代书体的演变和名家碑帖的广泛流传所形成的审美观念已经深深渗透到中华文化的血脉之中,进而影响到日常生...

经过20世纪东西方诸多艺术思潮的不断交锋融汇之后,中国当代书法创作呈现出繁荣而多元的面貌。作为最具有群众基础、影响最为广泛的书法艺术,一方面由于历代书体的演变和名家碑帖的广泛流传所形成的审美观念已经深深渗透到中华文化的血脉之中,进而影响到日常生活的点滴细节;另一方面,传统汉字的书写在当下如何发展演变,也由于这份过于博大深厚的传统而显得举步维艰,可以说,当代书家所进行的种种创新尝试,或者很难摆脱传统的藩篱,或者难以取得大众审美上的认可。从某种程度上讲,汉字本身所具备的形式美感,已被古人发挥到了极致,笔墨所能表现出的各个维度的气度和韵味,几乎被古人所遍历;书写所能达到的种种层面的气场和境界,很难再为当代书家所突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求之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一种以汉字本身书写特征为基础,进而超越书法本体创作的水墨作品。这种尝试,或许为当代书法的创作和理论研究,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考体系和研究课题。

中国自古就有“书画同源”的说法,从仓颉造字的古老传说到历经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草书、行书)诸般书体变化。汉字是具有独立起源的一种文字体系,不依存于任何一种外族文字而存在。自李斯整理小篆,“书同文”的历史开始,尽管汉语方言发音差异很大,但是书写系统的统一减少了方言差异造成的交流障碍,也最终形成了传承至今的华夏文明。这其中,字体形式的不断演变使得书画分野,进而形成了能够反映中国人的民族精神和审美趣味的中国画,也同时形成了推陈出新、源远流长的中国书法体系。

在《诗经》的《毛诗·关雎序》中曾经有这样的说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陈求之的当代书法,整体面貌正恰似这段话中末句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他的作品酣畅淋漓,荡气回肠,笔自心出,神游天外,给人以龙行四海、天马行空的视觉冲击,不仅从一个独特的角度阐释了“书画同源”,其书法本身所具备的装饰意味和现代形式美感,也让人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磅礴与灵动。然而若止于此,陈求之的书法创作也只能说在表现形式的层面有了一些突破,还不能够算上“笔开新境”(范迪安语)。他的每一幅书法创作,都是从书写的内容出发,在保证其内容的可读性的同时,根据其创作内容所蕴含的情感、气势和韵律,综合书写状态中形态的整体把握和水墨晕化的偶发效果,创作出具有形式和内容相互吻合印证的独特视觉效果的作品。细细品味他的作品,不禁会让你赞叹于他因物象形、随类赋彩的笔墨表现,惊诧于他的出人意表、匪夷所思的奇妙构成,更会就其中的错落铺陈、变化无常发出会心的微笑。他的作品《复兴》,形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笔之中浓淡干湿,繁简对应,笔意悠远,将用文字的可辨和形态的可读完美统一;他的巨幅作品《毛泽东诗意·沁园春·雪》长达25米,整个作品一气呵成,气势连贯,形如洪钟大吕,笔若惊鸿飞渡,彰显豪迈与奔放,配合他别有意味的印章,让人过目不忘。

看陈求之创作也是一种独特的审美体验。在他的画室,一边是成桶的墨汁和大捆大捆的宣纸,另一边是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废纸。国画大师李可染有一方闲章“废画三千”,而在陈求之这里,“废画”何止三千?他在多年的艺术实践中,逐渐摸索出一套独特的长峰、软笔、湿墨的创作方法。在开始创作前,他会就要创作的内容稍加思索,谋篇布局,同时平心静气,缓缓进入创作状态,蓦然间笔走龙蛇,,一发而不可收,铁画银钩,一气呵成,整个创作过程有如太极舒展,又像随歌起舞,让人拍案叫绝。古有吴人张旭,善草书,数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大进,可知舞蹈和书法创作有异曲同工之妙;今见求之舞墨书激扬文字,得见笔墨淋漓与鬼斧神工共现,方晓诗歌、舞蹈与书法实有互补互助之功。

陈求之近年的创作,既在古人诗词中体会豪迈与婉约,又在自然造化中吸收形神兼备的营养,他的画室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所收集的那些斑驳厚重的古船木和乌木,这些木材,质地古朴、形态各异,种种自然的原因在这些木材上留下了各式各样的孔洞和痕迹。陈求之就势将他们改造成桌椅条案,有的取其巧,有的取其拙,有的打磨抛光,有的保持其沧桑旧貌,成为他画室中一道独特的风景,而这些自然造化所赐予他的独特的礼物,也化作了他创作中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力量。陈求之还善于从今人的各种门类的艺术创作中汲取学养,同时他还根据自己创作中的感悟,创作了大量的诗词。这位从太阳山走来的艺术家,用一种近乎于痴迷的态度从事着他所喜爱的艺术创作,在深圳和北京两地,他自己设计建筑了两处太阳山艺术馆,对于建筑,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和观念,这两处建筑也和他的文字一样,成为了有着强烈的陈求之个人风格的艺术作品。

艺术之美在于兼容并蓄,艺术之美在于推陈出新,艺术之美在于敏感与独到,艺术之美在于执着与痴狂,这些美恰好我们都能在陈求之的各种艺术创作中体会,而最让人过目不忘的还是他的当代书法创作。现代生活方式的改变,使得人们的居住和活动的空间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传统书法见赏于书房案头不同,今天的书法已经渐渐远离传词达意,而逐渐以一种公共艺术的形式出现在公共空间,这首先表现在书法创作的体量越来越大,由此,对于书法的形式美感和装饰效果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不是简单的等比放大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在当代书法的创作中,还需要当代艺术家不断探索,以不断打破固有思维定势和不断吸收来自其他门类的艺术营养来推动新时代的中国当代书法艺术发展,陈求之当下的书法创作,可以作为这个书法史课题研究的一个典型个案。

田达治 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中心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