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明化境:与画中人同行著名当代水墨画家何玮明

2016-2-25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在媒体大力热炒“中国当代艺术重新洗牌”的当下,“水墨”这个艺术界的骨灰级老友又以“新”字打头再次出场,“新水墨”这个响亮的名号一经流转,便引来业内外无数关注的目光,相对于传统水墨,“新水墨”是该滑向传统,还是该倾向于个人化,评论界虽然争论不休...


在媒体大力热炒“中国当代艺术重新洗牌”的当下,“水墨”这个艺术界的骨灰级老友又以“新”字打头再次出场,“新水墨”这个响亮的名号一经流转,便引来业内外无数关注的目光,相对于传统水墨,“新水墨”是该滑向传统,还是该倾向于个人化,评论界虽然争论不休,但创作界却一直亮点不断。此次南京国际美术展“沉实的足迹”特邀作品展部分邀请到著名的当代水墨画家何玮明带来近期的原创力作,为观者展现新水墨的澄明化境。抛却争论不休的“是”与“非”,沉浸于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一直追求的那般意境:此间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岂非一件乐事。

何玮明1963年12月出生于福建省龙海市,23岁毕业于福建省师范大学美术系,现居北京、职业艺术家,曾在北京西岸当代艺术俱乐部、中央美术学院画廊、美国纽约后世纪中国画廊联展举办和参加过多次个展和联展。

“当代不少水墨画家都不是太理解传统,对这方面有点欠缺,我希望能证明:当代艺术画家也能把传统水墨画得很地道。”当谈及作品风格时,何玮明有点调侃,他说,唐宋时期的水墨还停留在宫廷画法,而到了元明清时代,水墨画则成为寄托文人精神的载体,体现中国文化的传统价值观,如独善其身、宁静致远等等。他尤其喜欢元宋时期的水墨画,宋朝水墨画浑然大气、结构森严,而元朝水墨画有一种散淡的文人气息,讲究笔墨,画面干净清新,表达内心的诉求,勾描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至及明、清,水墨人物大部分都是肖像写真或是描写仕女的孤寂情致,由于程式化的日积月累,孱弱之风延续至民国初年。一批留法、日的海归艺术家力矫时弊,以西画的写实手法改良传统,进而江浙一派用花鸟笔意抒写人物,水墨人物画方得以复兴,何玮明的水墨显然延续了这样的思路,吸收了西方的元素,透着古希腊的静穆古风,以传统的笔墨和东方化的审美,融入个人化的语言特点,成就了这种简约,雅致的风格特点。


《深山之间》系列

何玮明在处理人与景的关系时,始终赋予两者雕塑般的凝固感,这取决于他对画中形象构成的极度敏感和控制,包括构筑画面的每一个空白处,形与形之间的连接都经过了细心的分布。然而在具有雕塑感的形象中,人物的神色是飘忽不定的,像诗歌里飘散的主人公一样带着落寞凝思的眼神,即使透露出稍许的温情也不属于人间。画里是一个澄明的世界,空气宁静、安详,充满着迷幻和悠远的气息,与现实遥遥相望,仿佛是从灵魂深处溢出,相伴着宗教般的抚慰——诗性,氤氲而出。

很难不因此而联想到他的一段特殊履历,1992年,略有些失意的暂别北京之后,何玮明返回故乡福建龙海,栖居在当地名刹瑞竹岩寺,陪伴一位闭关修行的高僧。除了每日定时给法师送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深山里独步:“山里没人,所以特别的安静,尤其是在夜晚,当你面对那些山和树时,你的各种各样的幻想就会出来。当你看远处的一座山,突然会幻觉好像有一个人站在那边看你,那也许是我的一个影子,或者是我的灵魂,仿佛我在跟我的灵魂对视”。

何玮明在确定他现在作品的风格时,第一张画就是画的他在深山独行的“所见所想”:“我画了一个人站在一个露台上,旁边有棵树,然后往远处眺望,远处有几座小山,那个山里头就站着一个人往这边看。可能我画里面的东西,观众感受不到,但这其实与当时在寺庙里头的那几个月给我的那种内心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瑞竹岩寺层峦叠嶂、奇崛高古的深山幽谷常出现在何玮明的作品中,画中人物素面垂手,行走于山中:表情冥冥——若有所思,但无所专注;若有所想,但若有若无;若有所顾,但似是而非……他们置身于山水之间,衣饰简单,或者不着一丝,流露出寡淡自然的美。

著名评论家邹跃进说:“她或他们,不管是着衣的还是裸体的,都处在收心内视,孤寂自省,平淡如水的精神状态之中。哪怕是那些表达男女爱欲的人物形象,也给人纯净如水的感受。也许,何玮明感兴趣的,正在于欲望的非欲望化,或欲望的去欲望化,因为很显然,何玮明画中男女青年形象的孤寂、内省和爱欲,都在深处隐含着人性欲望的原始动力,而何玮明去欲望化的艺术立场,则使他笔下的男女青年形象,升华到了一种特定的禅境:无欲无私而天地宽广。”范迪安则评论道:“他的画敞开了一个透明的空间,在我们眼前泛起一片澄明,让人感受到一种清彻的气息。我想,这可能与他造型上的单纯、简洁有关,也与他下笔落墨的肯定、真挚有关,他的画是在平和、超脱的心境中抒写出来的,有严谨认真的痕迹,更有质朴天然的性质,甚至,他画中的空白也不是为作布局需要所留的,只有宣纸的质感,而是被精神拂掠过的空间,凝结出一种透明的胶质,将形象、并与形象紧紧地连为一体。”

“当你想认真地完成自己作品的时候,其实还是会有一个想法,就是水墨发展到这个时候接下去要怎么走的问题?我觉得传统这个东西是需要传承的,而在这之外,我们还要思考如何去做一些创新,因为这是中国艺术家一个多世纪都在探索的问题”,何玮明说。每当谈及“新水墨”融合中西的话题时,何玮明都被认为是在表现自然对象主题中非常突出的艺术家,他的画不是简单地套用西方油画、风景画的概念,同时也不像中国传统水墨、山水画那样,他是在一个国际化的,西方绘画大的文化背景下从事纸本水墨创作的画家。很难把何玮明归于画家中的何种类型,显然他不是轰轰烈烈的当代艺术潮流中的悍勇之将,他只是在挖掘内心深处的幽远情怀,并以一种睿智的方式、恬淡的笔调让内心的感悟源源流出:宁静、平淡、清新悠远,把埋藏心底的深邃情感层层剥出。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