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洁:拾取“心中之物”

2016-2-25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在日前告一段落的南京国际美术展全球作品征集活动中,组委会收到了近20个国家和地区4507名艺术家的20087件应征作品,加之特邀国内外著名艺术家选送的精选艺术品,此次美展的作品总量将逾三万。近日,组委会工作人员向笔者介绍遴选感受时,提及最多的一词便是“震...


在日前告一段落的南京国际美术展全球作品征集活动中,组委会收到了近20个国家和地区4507名艺术家的20087件应征作品,加之特邀国内外著名艺术家选送的精选艺术品,此次美展的作品总量将逾三万。近日,组委会工作人员向笔者介绍遴选感受时,提及最多的一词便是“震感”!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艺术家都是勇士,将自己心剥开来给别人看”!

对于观者来说,如此海量的作品集结一处,喜悦、哀伤、愤怒、迷茫……几乎所有的情绪都如同海浪般在心头翻涌了一遍,稍作歇息便会有一丝疑惑涌上心头:是否能一种情感空白如纸,纯净如空气;如果隔绝嘈杂之声,闭上闲话的嘴,纯以目光专注,又将从作品中解读出怎样的力量,正当时,便在众多底蕴深厚的特邀作品中,遇到了俞洁。

俞洁1993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1999—2000年进修南京大学,学习哲学、英语、美术理论,任南社文化研究院研究员、画师;作品曾参加《未来考古学――南京三年展》、《改造历史2000-2009的中国新艺术展》、《书写―― 2012 南京双年展》等重要展览,她的代表作品有《听松图》、《洗马图》等。

看俞洁的画有一种很安静的感觉,性别隐晦的蒙面人物一再地在她的画面上出现,构成了作品中一个个不同的故事。俞洁说:“每件作品,每一张都有故事和来源。我觉得艺术创作的必由之路总是这样的,个人生活被抽离出来,浓缩了之后再形成画面”。


《洗马图》

在很多艺术家那里,“面孔”是表达个人或社会的愤怒、迷惘、禁锢、癫狂……最直白的“隐喻”,然而在俞洁的作品里,蒙着脸的人用来倾诉的嘴、用来聆听的耳朵都被遮住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这让观者失去了选择的余地,只能与之四目相对,以最赤裸的方式接受它的空洞,它的质疑……以及其他一切纯粹的情感。事实上在这个急速变化的国度里,所有是与非的判断都会使人蒙羞,因为今日身体里灌注的,往往是早已丢在了昨天的灵魂,而当代生活仿佛是一部全息影像,有很多事你可以看的透彻,却没有表达的权力。

很难用某种既定的风格来界定她的画,时下的主流艺术中最常见的因素都悄无声息的潜藏其中,画面中所描述的对象和描述的方式都是绝对的个人化和私密化的,她像一个碎片的收集者一样,对任何特定语言样式都无动于衷,只管自顾自是将“碎片”用近乎偏执地方式拼凑出一个生于七十年代的女性的“心中之物”。日常图式是俞洁绘画中基本的表达内容:一瓶桌上的花、一只受惊吓的小猫、一张熟悉的脸,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物象随着艺术家的心理流动而被凝固为一个瞬间的心中之像。

如果转过身来以背相对,俞洁的作品更像是一声叹息,不必因洞悉的太多、太透彻而感到压力,所有的情绪其实也可以瞬间化开。其实想来,也没什么不可理解:一个女人躺在床上浮想联翩,想到开心的事,仿佛在沐浴金光四射的太阳里;想到痛苦的事,仿佛被毒蛇噬咬;想到出去旅行,仿佛欢快的鱼儿在游弋;在家里也很好,宽敞的客厅,舒适的席梦思,还有精致的楼梯和盛开的鲜花,这就是画家笔下的心灵的家园,宁静、纯美,但偶尔也会痛苦、惊慌……画家有一颗敏感、浪漫、细腻的心。

在她的绘画中,蒙面的人没有个性,甚至没有性别,动物却具有“人味”,它们之间有着平等、互换、交融的隐秘联系。因此画中的鹿角、兔头、兽皮,空气、树、星空以及惊异的眼睛成了启示式的符号,正是通过这些符号,俞洁将其日常经验转化成个人寓言。当个人体验和身心感受在纯粹的个体化私密情景中,被转换为碎片式的喃喃自语时,也许会有些缺乏理性和秩序,缺乏一套完整的策略,但并不缺乏激情、细腻,不缺乏创造力和生命力,尤其不缺乏对多种可能性的探索。毕竟,面对任何的艺术品,我们能看到的是画家的心,能记住的,确是从中拾取的、属于自己的“心中之物”。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