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毕加索从北京到纽约,让世界看见

2016-3-2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策展人毕铭鑫向联合国彼德 朗斯基 蒂芬索副秘书长赠画夕阳黄色,故意画的不那么圆,是调和的很柔腻的黄色,一坨在画的上方挂着,作为背景的天是大红色,感染了太阳的黄,所以是暖的;人没有面目,一张侧脸,头上包着蓝色的头巾,两种不同阶段的蓝,蓝裙子;土地...


策展人毕铭鑫向联合国彼德 朗斯基 蒂芬索副秘书长赠画

夕阳黄色,故意画的不那么圆,是调和的很柔腻的黄色,一坨在画的上方挂着,作为背景的天是大红色,感染了太阳的黄,所以是暖的;人没有面目,一张侧脸,头上包着蓝色的头巾,两种不同阶段的蓝,蓝裙子;土地是褐色的,大面积的褐色,像是精密计算过和天的红色黄金分割,妇人背着绿色的草捆,牵着羊,羊是白色的……这不是哪位色彩大师的作品,这幅画来自上海金山的一位农民老太太,张新英,今年83岁。画里面的妇人,是老太太的外婆,这幅画来自她童年的记忆——坐在院子里看外婆牵着羊背着草捆的背影,慢慢的走在夕阳下。除此之外,其实院子里面还有嘴里叨着蜈蚣的小鸡像旋风一样的奔跑,下过雨,小鸡的脚印印在地上,远远的看着像一片片落叶,这些都被收在老人的另外一副画中,画的名字叫《旋风扫落叶》。

早前,艺术家蔡国强做了这样一个展览《农民达芬奇》他找到一大批农民中的科学家,他们制作了 飞碟、潜水艇、飞机,甚至是航空母舰,其中展览提出来一个口号,“农民,让城市更美好”——通过这个展览不仅讨论农民对于现代化的贡献,以及农民的现实处境等当今最为重要的社 会议题,通过展示独立在集体意志和行为外的个体农民的创造力,以及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感人故事,更可以看到一个民族追求公平民主社会的希望。


56作品:《和谐鹿乡》作者:吕言

时隔多年,《乡村大世界》栏目的制片人和主持人毕铭鑫先生联合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策划了另外一个展览“世界情·中国梦——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赴联合国总部大展”,展览发掘了一批像张新英老太太一样农民中的毕加索,推举了一些列农民画,引发有关“农民画的当下状态”的思考。

从最早的农民在墙壁上作画谴责偷自家兔子的邻居开始到现在,农民画的历史短之又短,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大部分耕地被房地产替代,现代的农业机械代替了个人的田间劳作,农民进城打工,穿上西装变成白领,农民画几乎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濒危画种。虽然在之前,农民画曾经用作丰收、过年、过节、庆祝、祭祀,或者还有其他的功能,跟时代有关,但是有趣的是,他们逐渐转化为现代主义的艺术。


颜士奎-咱们进城了


王咏梅-和谐是福

纵观现在的农民画,以及农民画所描绘的情景,虽然看起来有些题材是迟到了的——整个社会发展的节奏太快了,但是,所呈现的面貌无一不直接、真诚、花团锦簇又欣欣向荣。他们的集体面貌是这样的:《赛马术》,这是之前没有过的形式,像青花瓷但又不是青花瓷,白底,蓝色的图案,这里面加了层次,有阴亦有阳,像现在的工艺美术,而且技法非常的熟练;《夕阳下》,纯粹,给人感官强烈的刺激,表达的方式非常个人,好像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了,有点像法国现代主义画家卢梭的风格,但是更简单更直接,是色块的组合,月亮故意画的不是圆的,是扁的形状,光用语言形容远远不能表达画对人身体的触动;《金鸡展翅》,所有的构图都指向眼睛的部位,像是人的眼睛,但是这里面一定有邪恶,就像宗教图腾,一下子把你给抓住,不是人在看画,而是画在看人,不好说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

“农民画没那么简单,跟艺术圈比较接近了。就像是杀马特的新潮,农村的年轻人打扮特别夸张,时髦时尚到主流城市根本接受不了,只能像艺术家这种人才对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城里人的时尚太虚伪了,没有得到时尚的精髓,杀马特这种现象挺绝的,比城里人前卫多了,杀马特才是得到了时尚的精髓。”

艺术家、评论家周翊看过农民画之后,把传统和当下结合起来,把所谓的土气和洋气有效的置换,其中比较重要的一句话是:“远比以前时髦。”

跟艺术家探讨农民画的中国性,得到的答案是模糊的,说它是西方可以说它是现代也可以,农民画的面貌已经具有西方包豪斯的构成课的精髓,农民画家们是很自觉的,把他们的热情和细腻以及平心静气都融合在画里面。现代主义的艺术跟最原始的艺术反而是比较接近的,比如毕加索的艺术和非洲古老的面具之间的关系,现代主义的绘画在于画本身好看不好看,而不在于它到底像不像外部的世界。“乐观的看,也不必哀吊已经绝迹的东西,因为还是会有新的东西出来的,很多作品有自己的发明创造的苗头,这是比较重要的现代精神。不要害怕断层,要相信个人的发明创造精神。”

说到这里真要感谢整个事件的发起人,《乡村大世界》栏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毕铭鑫先生,他做农业节目这么多年,于他而言每一幅农民画作品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于他而言,这些艺术家们的才华,甚至胜过西方的毕加索。“毕加索在整个西方绘画界也是非常独特的一个人,那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在今日的中国依然会有像毕加索一样有才华的艺术家,甚至如果我们不从传统意义上来评价的话,他们可能跟毕加索一样伟大。 ”

“世界情·中国梦——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赴联合国总部大展”于2014年5月21日在美国纽约举行,中国农民画和位于纽约腹地的现代化的联合国大厦形成呼应,这无疑又是一例“独立在集体意志和行为外的个体农民的创造力,以及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感人故事“的集体呈现。毕铭鑫把自己最爱的农村艺术品推广到纽约去,让“杀马特”对话“上流美”,替濒临消失的艺术品类向世界喊上一句:“人在呢。”这是他的梦想,这也无疑是一种功德。

中国农民画“好汉”一百单八将“聚艺”联合国总部

以“世界情·中国梦”为主题,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首赴联合国展出

当地时间5月21日18时,“世界情·中国梦——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赴联合国总部大展”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启幕。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联合国国际健康与环境组织倾情推介,中国农民画首次大规模、精品化地登上联合国大舞台。

正在中国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专门通过有关渠道表达他对展览开幕的热烈祝贺。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大使,联合国副秘书长彼德•朗斯基-蒂芬索,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会长、大展推展人王林旭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副会长、大展策展人毕铭鑫,中国吉林省东丰县县长郑一明代表农民画乡讲话并与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副会长、大展策展人毕铭鑫向联合国捐赠农民画;多国常驻联合国使节、联合国秘书处官员、中外艺术家及媒体记者等百余人参加,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农民画家代表李俊敏、李俊杰、窦锡珍、吕延春、郭荣梅、姜海杰、左锋义。108幅农民画精品,108位农民画家,35个农民画乡——从北京到纽约,农民画家向世界描绘中国。

中国农民画是以中国各地民俗为养分,以农民自身生活为源泉,充分体现了农民画家“画天、画地、画自己”的绘画特点,具有原创、粗放、抽象的艺术特征,是勾勒生命之美、生态之美、生活之美的中国绘画艺术。目前在中国2800多个区县中,有68万个乡村,数百万农民绘画艺术家。

当代中国农民画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执着乡土,悄然绽放。此番著名画家王林旭、著名电视人毕铭鑫联手策动“世界情·中国梦——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赴联合国总部大展”,由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在全国范围内甄选108幅农民画精品,带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展出。

王民大使首先对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在联合国举办画展表示祝贺。他说,农民书画研究会是中国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耿飚先生亲自创立的。耿老生前经常表示,“永远不要忘记农民,要为农民办实事、办好事”。今天,中国农民艺术家首次在联合国举办集体画展,既展示了当代中国农民的精神风貌,又向各国朋友讲述他们的中国梦与世界情。这是耿老生前的愿望,也是对他最好的怀念。

王民表示,中国是一个拥有7亿多农业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发展农业、造福农村、富裕农民,始终是中国治国安邦的重中之重。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稳步推进农村改革,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走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强调,“‘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要努力建设‘美丽农村’,让广大农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等宏伟目标感召下,广大中国农民画家挥毫泼墨,讴歌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代,描绘农村奔小康的新生活,创造出一大批农民画精品力作。可贵的是,中国农民画家并未满足于仅仅描绘身边事,他们把质朴的目光投向世界,去关注人类文明进程中多元文化的交融,参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心灵互动。相信本次展览将有助于增进大家对中国的了解和理解,促进世界不同文明的对话与交流。

联合国副秘书长蒂芬索欢迎中国农民艺术家到联合国举办画展,表示联合国历来主张不同文明的和谐共存、互鉴共进。这些优秀的中国农民艺术作品向世界各国展现了中国人追求和平发展、和谐幸福、健康生活的理念。王林旭会长高度评价中国农民画的艺术价值,表示这些作品具有深厚的民间文化基因,反映了农民对自然和土地的珍惜,以及对生命与环境的关爱。他感谢联合国对中国农民原创艺术的支持,希望本次画展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典范。

王林旭表示,“世界情·中国梦——中国农民画精品暨东丰农民画赴联合国总部大展”是一次“组团”向世界介绍中国农民画的盛大举动,也是对中国新农村建设成就和当代农民面貌的一次艺术化展示。是献给联合国的爱,献给世界人民的爱。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