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打老虎”是民间非遗

2016-2-25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民间艺术打老虎传承谱系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一代艺人:张凌云(已故)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二代艺人:张光先(已故)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三代艺人:张统一(已故)马合珍(已故)民间艺术打老虎第四代艺人:(张良一(52岁)曲子营(53岁)马立东(54岁))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五代艺人:……...

民间艺术打老虎传承谱系

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一代艺人:张凌云(已故)

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二代艺人:张光先(已故)

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三代艺人:张统一(已故)马合珍(已故)

民间艺术打老虎第四代艺人:(张良一(52岁)曲子营(53岁)马立东(54岁))

民间艺术打老虎第五代艺人:……

清朝光绪年间,东营区龙居镇盐垛村及周边地区遭遇天灾,庄稼颗粒无收,该村村民张青带领一帮灾民到外地逃荒要饭。有一天,他们流落到江南一个叫边庄 村的村子里。村上有两个好心人收留了他们,看到他们整天逃荒要饭甚是可怜,就说:“我教你们一点手艺吧,出去打场子卖艺好糊口。”于是,盐垛村这一帮人就 在村里住了下来,跟这两个人学艺,花拳、地躺拳、刀术、枪术、棍术、钓鱼鞭及一些狮子舞的动作都学了不少。

一班人学成后,便一路打场子卖艺往家赶。途中,舞狮子的道具因长时间表演破烂不堪无法再用,为了省钱,大伙就地取材,用泥做胎,用草纸和糨子(一种 面糊糊)一层一层糊了一个狮子头。可是糊出的狮子头根本没有狮子的模样,倒是很像老虎。“当时先人们想,老虎就老虎吧,反正是为了养家糊口,于是又请画匠 画了虎头、虎衣,由两个人装扮起来做了几个动作,大家觉得很威风,于是便用舞狮子的套路进行表演,一路回到了家乡。”

盐垛村打虎第一代艺人的孙子,也是“打老虎”第四代传人张良一讲述了当年先人们无意中创造出打虎艺术的经历。当年逃荒村民也不会料到,本来用于要饭的技艺会对后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更不会料到,“打老虎”成为今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回到家乡后,逃荒村民中的张凌云,在原来舞狮动作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创新,借用老虎的抓、扑、咬、剪、冲、跃、拍等动作编排了一整套打虎套路。为增 加表演气氛,张凌云组织本村好武的青年108人,仿照梁山英雄108将的形象组成一支打虎队,表演时先由教师爷用钓鱼鞭(一种独门兵器:2米长的腊杆上部 用铁环连接1.8米的绳索,上系长25公分、重3公斤的铁制鞭头)在锣鼓声中表演,打出一个直径约50米的圆场,名曰“开场子”。接着由多名打虎英雄上台 进行武术表演,随后由两名武术水平较高的队员充当打虎英雄,4人扮演两只老虎(每只虎由2人组成,1人戴虎头,1人披虎衣带虎尾)上场表演与虎戏斗。两只 老虎跑跳翻滚,摇头摆尾,千姿百态;两名打虎英雄或挥舞刀、棒,或赤手空拳,引逗老虎,在锣鼓声中,做出各种武打情节。中间穿插滑稽高跷、旱船表演等,场 面蔚为壮观。每逢春节、元宵节,盐坨打虎队便自发组织起来在本村和周边村进行串演,受到广泛赞誉。

抗日战争时期,1944年清河军区在盐垛村邻村庞家召开庆祝广北抗日根据地建立大会,清河军区杨国夫司令员听说盐坨村“打老虎”在当地很有名气,很 想看看这有名的民间表演艺术,盐垛村“打虎队”应邀前去慰问演出。表演结束后,杨司令连连称赞,号召根据地群众向盐坨村“打虎队”学习,习武强身,保卫家 园。并奖励盐坨村“打虎队”北海银行币200元,从此盐坨村“打老虎”名声大噪。1945年正月十五“大参军”,盐垛村“打虎队”走村串巷,敲锣打鼓,到 处表演,宣传党的政策,鼓励广大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当时就有“打虎队”48名基干民兵报名参军。

建国后,盐垛村的打虎表演队经常在重大庆祝活动、节日时演出,丰富了当地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同为打虎艺人曲子营还记得当年的辉煌,同时他也经历了“打老虎”的衰落。“1981年以后,由于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人们把更多的时间都投入 到了自己家的生产上,打虎表演队人员也锐减,后来减少到20多人,只能在春节、元宵节期间由张良一、马立东我们几个领着进行义务表演。”曲子营告诉记者。

由于“打老虎”涉及人员很多,还要求表演者具备较深武术功底,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老交替出现了空挡。现在打老虎的第四代传人张良一、曲子营等人都已50多岁,已经不能参加表演。

“现在体力直接跟不上了,套上行头跑不了两趟就不行了,喘不过气来,只能当当教练了。”53岁的曲子营虽然身体依然健硕,身手中还能看出当年的雄 风,但年龄不饶人,套上行头只走了几分钟就得喊停,摘下虎头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曲子营告诉记者,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可以一口气舞上40多分钟。近 年来,政府部门也发现了“打老虎”的历史和艺术价值,通过投入资金等方式进行扶持。每年东营市、区的民间文艺汇演都少不了盐垛打虎队的身影,获得了很好的 反响。尽管如此,“打虎”传人们仍然忧心忡忡,张良一告诉记者:“现在虽然每年都搞排练、演出,但是每年的参加者都不是一帮人,今年参加的刚刚能学会些皮 毛,明年又不参加了,没有连续性,表演又少一些,所以很难培养出好的的继承人。”这位52岁的传人话语中透露着不安。

得知“打老虎”入选东营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传人们都很高兴,他们说,更希望政府能够加大扶持的力度,帮他们想办法出主意,能够把这个老辈子传下的行当传承下去。“要不然我们会觉得对不起创下这门艺术的老一辈们!”

来源:雅昌网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