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范德俊:研习二王书法是我毕生所求

2016-2-25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艺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书法家范德俊范德俊,书法家,字清雨,1963年5月14日出生于河北磁县磁州镇,现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邢台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德鹏公司顾问、北京清雨创作室主人、自由艺术家。对山石盆景艺术有着很深的造诣。自幼爱好书法艺术,拜当地书法名师学习,初从颜真...

书法家范德俊

范德俊,书法家,字清雨,1963年5月14日出生于河北磁县磁州镇,现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邢台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德鹏公司顾问、北京清雨创作室主人、自由艺术家。对山石盆景艺术有着很深的造诣。自幼爱好书法艺术,拜当地书法名师学习,初从颜真卿、柳公权入手,继而广泛观摩、研习历代名家法帖。


范德俊作品《博学为师》

清雨出生在四湖环绕的古城磁州,家居湖岸,因自幼喜雨,常到湖边听雨观鱼,今自叹独处之静境非文人所不能觉。又因唐孟郊《桐庐山中赠李明府》诗句:“静境无浊氛,清雨零碧云。”故字清雨。

清雨,1982年师从河北德高望众的书画名家杨振刚先生。他是德高望重的一位画师,也是我国著名国画家、原中国书画家协会主席王雪涛的学生,主攻梅、兰、竹、菊,擅长古松怪石,其父是早期爱国人士、河北大学教师。自少年时代,清雨跟随杨振刚先生学习盆景艺术创作十年之久,同时对其处世做人、艺术修养方面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84年师从河北著名平民书法名家白湘濂先生,主攻书法创作。1990年师从河北省国家一级美工师刘武全先生,主攻艺术创意。


临摹王羲之作品

清雨,主要研习王羲之、王献之、褚遂良等大家,炽爱传统书法艺术。同时,虚心拜访求教于当代名家,对书法艺术进行广泛的研究与实践。又得益于京都文化艺术氛围十多年的熏陶,从中汲取了各种营养,书法艺术水平得以不断提高。他的行楷书法功底深厚,尤其是小行书,结构严谨、活泼、有跳动感,点画流畅自然,清新雅致,足以体现“二王书风”,同时富有时代感,受到国内外众多书家及评论家的赞誉。其作品流传于南方多个省市,并有许多作品被日本、韩国、德国、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友人收藏。

清雨随笔《我眼中的两个兰亭》

谈起书法,自然要说到王羲之,说起王羲之可谓是家喻户晓,也许你还能说出几个关于他的故事和他的《兰亭序》来。这也算是在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吧。

千年书法《兰亭序》,拥有庞大的粉丝团,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一不为她精湛的艺术品质所折服。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三五三年)三月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浙江绍兴会稽山阴兰亭,以作诗文取乐。王羲之为其诗集题写序文手稿,序文中记录了兰亭周围的流觞曲水、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等自然景色和在聚会中喜悦的心情,以及生死有命、世事无常、人生短暂、岁月无情的人生感悟。

这篇法帖共28行,324个字,章法、行文、法度、结构及近完美。别说王羲之本人认为是自己的得意之作了,就连我们后人也在评说:“右军书法自然雄秀大气,浑然天成,是古今书法者为师法帖。”在我们眼里,她既是一篇好文章,又是一篇好书法。因此,历代书家首推《兰亭序》为“天下第一行书”。现存世的《兰亭序》为唐摹“神龙本”,是由唐太宗时期书法家冯承素临摹,这卷《兰亭序》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神龙年号小印,故称“兰亭神龙本”。此本摹写精细,笔法、行款、神韵、墨色、结构、章法均得以体现,也表现出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王羲之最大的成就是在古法的基础上,变汉魏质朴为精致笔法,书体姿态美仑美奂,把汉字从实用书写引导到具有艺术、技法情趣的境界,让书者在书写的过程中发现了汉字线条的美。之后历代书家几乎都临过《兰亭序》,因而王羲之在中国有“书圣”的美誉。

我临《兰亭序》已超过千遍,在临的过程中不断地了解她认识她,因而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兰亭序》,一个是文学《兰亭序》,一个是书法《兰亭序》,这两个兰亭序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思考。

先说文学《兰亭序》,她抒发了两种情感:前段是欢,后段是悲。这是我们人类两种最基本的思想情感,但我们的悲欢和王羲之的悲欢在质量上是不一样的。先说欢情吧,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再有清流急湍,动静结合。描写自然景色,有晴朗的天空和轻扬的春风,文章既而自然地推向了辽阔的宇宙万物,“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其作用在于“游目骋怀”、“极视听之娱”。这里抒发了人生快乐的同时,又表现出豁达悠然的一种心境。王羲之的快乐乍一看是大众化的快乐,但仔细阅读后发现,王羲之所快乐的并不是简单意义物质上的快乐。兰亭集会似乎没有举行盛大的仪式和宴会,“无丝竹管弦之盛”,他的快乐纯粹是精神意义上的快乐,是一种什么都放得下的快乐,是人生哲学的快乐。永和九年,王羲之50岁,退出仕途的他此时豁然地领悟到了什么:哦,原来“活着,就要敞开”的现代哲学方式,有点像当今电视剧里所说的“有意义的事儿,就是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儿”。文章里的信息表明,圣人的思想我们凡夫俗子哪里能有啊。

后段的悲情,是源于王羲之对当时社会环境和对人生的感悟即兴感慨,“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修短随化,终期于尽……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也就是说,鲜花萌芽时的冲动和绽放时的灿烂,背后事实就是凋谢和衰败,再快乐的人生最终也要随风而去。所以说,人在有生之年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不能荒废年华。就算花瓣有朝一日掉下来,我们也要用最优美的姿态飘在地上。王羲之在文中也说:“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作者希望由此警示人们,以及今后能看到此文的后人,不要让自己唯一的一次生命就这样付之东流。人活着就是这唯一的一次,默默无闻的离去,岂不是浪费了上天赐予的生命机会?或许我们惊天动地,或许我们平庸一生,只要对自己大声的喊一句:“我努力过了!”这也就自己对得起自己了。

再说书法,《兰亭序》用笔细腻,结构俊美,笔势流畅自然。采取了行笔连绵的办法,据有舞姿跳动的感觉,技法中常用翻笔。所谓翻笔,简单地说,就是在写完一划的同时,稍作停顿,由左往右或是由上向下翻笔,顺势行笔,比较自由的连接方法,这样就增加了字体的动态感。比如:至、毕、清、流、殇、情、咸等字,都呈现出俯仰呼应的气势。

在疏密变化上,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如:流、类、林、怀、稽、听、齐、喻、引、以、足、会等字,有时很紧凑,有时密集,自由灵动,有随心所欲的感觉。由于它们点划之间气势连贯,使其结构显得均衡得体,悠闲自若。行笔自由,开合变化较多,产生了大量千姿百态的独特结构。例如:文、带、领、左、水、不、人等等,时放时收,虚实交错,妙趣横生,它除了向人们展示王羲之老道的笔墨功力外,更向人们表达了一种,笔到意随,笔为心用,笔断意连的境界。

兰亭序给我们带来的是书法的技巧、意境、指南针,只要多练习多读贴,也就是多看多写才能心领神会,入贴出贴就能自然形成,不能一味的照搬模仿。死搬硬套式儿的方法只能让自己走进死胡同。启功先生说过:“写字没有什么秘诀,眼手相应,日久熟练,并无神秘可言。”先生举了一个例子:一个文盲,签字时他只能画个“十字”。三个文盲同时各画一个“十字”,一定是既有相同,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他们三个都能写出具有某种共同特征的“十字”,是因为有一个标准的“十字”在大家心中,大家都照着这个标准写,这就是“入贴”,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相互不一样,有个性风格,所以“出贴”也是自然的了。这时我想起了郭绍虞一首论书诗:“书学小道本寻常,稍涉玄微转渺茫,悟到我行我法处,随心弄笔又何妨。”

文章出自:中华艺术网www.cn-art.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